446:你是第一个

        宗世霖面色一滞。

        他表达的那么明显,她看出来也很正常。

        可正常人不是看出来了,不是只会装做不知道吗,她怎么还问出来了?

        真的要他把话挑明了说?

        宗世霖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点头:“是,我不喜欢你提陆深的事。”

        顾善愣了一下:“为什么?”

        “你现在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还惦记他做什么?”宗世霖淡淡的,伸手给她掖了一下被子。

        顾善怔怔的:“可是……他是为我而死的。”

        他为她而死,就好像……她欠他一条命,她做不到不闻不问。

        “他本来就该死,死了正好,你内疚什么?”

        “我……”

        下巴一紧,被捏住,宗世霖俯身,黑漆漆的视线拽住她:“我知道你现在处于内疚的时期,所以我不计较,给你时间让你自已好好调节心理,但是这个时间不许太长,出院之后,你的心里必须给我彻彻底底的忘记陆深那个人,听到了吗?”

        顾善错愕看着他,好……霸道。

        她垂下视线,“我有一个问题。”

        “你问。”

        “真的找不到他的尸体了?”

        “是。”

        “那我还有一个要求。”

        宗世霖皱了眉,忍下来,点头:“行,你说。”

        “出院之后,我想去给他买块墓地,不能让他死在异国,死后也没有一个容身之处。”

        还算合理的要求,宗世霖沉吟片刻,答应下来:“这件事我去办,你别操心,好好养伤。”

        顾善‘嗯’了一声,不在说什么,拨开他的手,想要去休息,宗世霖拧了拧眉心,伸手要去扶她,顾善却轻轻避开了,“你去忙你的工作吧,我可以自已来的,想睡一觉了。”

        站在床边看她半响,宗世霖一个字也没有说。

        晚上休息宗世霖照样没有回去,打算留下来陪着顾善。

        虽然说她住的这个病房是VIP房间,床很大,环境很好,可到底算是病房,一股子药味,肯定没有家里那样自在。

        “要不你回去吧,这里有守夜的护士,我一个人可以的。”顾善看着脱外套的男人说。

        宗世霖闻言朝她走过来,“是不是又发烧了,怎么开始说胡话?”

        顾善:“……”

        喂她是心疼他啊,怎么叫她是胡说霸道呢。

        “想不想洗澡?”宗世霖坐在床边问她。

        想,怎么不想!她昏睡的那一个星期,身体估计没有沾过水,顾善觉得自已身上有一股味,还总觉得浑身都痒,想洗澡简直是想疯了,可是宗世霖一直没有说过,她还以为不能洗。

        “可以吗?”顾善立刻坐直身体。

        “应该可以。”宗世霖掀开被子,让她坐在矮一点的椅子上,他则挽了袖子起身去浴室:“坐在这里等我。”

        嗳,他要干啥去?

        洗澡难道不是应该要去浴室吗?

        正狐疑,身材挺拔的男人浴室里走了出来,手里端了个……盆子。

        顾善囧:“……”

        宗世霖这样的男人,手里是拿昂贵的钢笔和贵重的文件,她从来没有见过他拿着这种充满‘喜感’的东西。

        “你身体还没好全,不能大面积沾水。”男人一边说,一边在她面前蹲下来,“过来,先洗脸。”

        他半蹲着身子,质地柔软的衬衣半卷起到胳膊肘,他小臂的手臂充满力量,软白色的毛巾被他拧干了水份摊在手里。

        在顾善震惊的眼神里,宗世霖给她小心翼翼的洗完了脸,脖子,还有双手。

        他来来回回去了浴室两三趟,耐心细致的把顾善给处理干净,然后又重新将她抱上了床,整个过程得心应手,仿佛经常干这种事。

        顾善靠在柔软的枕头上,忍不住脱口而出:“宗世霖你老实交待,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帮人擦洗身体?”

        “你是第一个。”

        “那你怎么这么熟练?”

        “这种小事还需要练习,我又不是弱智。”宗世霖一脸鄙夷。

        好吧。

        顾善:“……”

        病床不算小,睡两个人足够,宗世霖却没有跟她睡一张床,怕他不小心在熟睡状态中碰到她身上的伤,所以他在她的床边又另外放了一张床,和她面对面的睡着。

        关了灯的病房静悄悄的,宗世霖闭着眼睛听着对面床铺的浅浅的呼吸声,知道顾善这会儿应该是睡着了。

        忽然——

        极轻的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陆深……”

        黑暗中宗世霖身体一僵,半响后他慢慢起身,打开灯,下床来到顾善面前,眼神复杂看着熟睡中的顾善。

        她正在做梦,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一会儿紧紧蹙着眉头,一会儿眉头又舒展开,到最后脸上挂满了笑,嘴里喃喃自语念着陆深的名字。

        宗世霖静立在一边,看着睡着了无意识呢喃的顾善,他薄唇紧紧抿着,双手在不知不觉间紧紧收握成拳头。

        ……

        次日。

        顾善醒过来,房间里只有她一个,宗世霖的床铺整齐,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她躺在床上发着呆,她又开始做梦了,梦里还是陆深……

        顾善想不通自已为什么一连两天,她都会做梦梦到陆深?难道她还忘不了他?

        他的死,对她的打击确实挺大,可是……为什么会做梦梦到他,并且梦里她和他……

        顾善不敢想下去,只觉得胸口砰砰直跳。

        就连宗世霖从外面回来之后,顾善都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明明爱的是他,可是却又在梦里跟另外一个男人……

        宗世霖眼睛毒辣,很快就察觉到了顾善的不对劲,“怎么了?”

        顾善哪里敢说,只摇头:“没事。”

        “脸色怎么不对劲?”

        “只……只是没睡好。”

        没睡好,还是做梦做多了?宗世霖淡淡看着她,没说话。

        一时病房里沉默又尴尬。

        ……

        叶蓉来到医院,在吸烟区看到了宗世霖,黑色呢子大衣的男人坐在长椅上沉默抽烟,大一群大叔中,显得鹤立鸡群,尤为出众。

        “咳。”叶蓉皱眉来到男人面前,被这里的烟雾呛得咳嗽起来,“你怎么不在病房里守着?”

        宗世霖抬头看了她一眼,“大宝小宝来了,她在陪他们玩。”

        哦,所以一个人过来抽闷烟?叶蓉在他身边坐下,“你说的顾善的事,我回去想了想,想了两个法子。”

        nllQ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8477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