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你就是个傻逼

        韩晋也不是不知道收敛的人,见她真的生气,他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深深看她两眼,沉声问:“你在电话里怎么回事?情绪激动成那样,没……事吧。”

        因为生气脸色涨红的叶蓉一怔,她愣愣看着他,他忽然过来,就是因为自已在电话里,情绪一时没有克制好,所以他才找过来的?

        “你说的那些案子,我来的路上打电话去问了一下,那些发生命案的辖区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韩晋上前一步,直视她的眼睛,低声道:“不过一个月内发生了三四起这种案子,已经引起局的关注,成立的专案小组会接手这件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案子就会破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抬手,动作轻柔将贴在她脸颊上一缕发丝拢到她耳后,冲她微微一笑:“到时候再也不会有年轻女孩子受到伤害,你放心,你手上的这个病患,我保证,绝对会是最后一个。”

        他个子生的高,叶蓉看他需要仰视,听着从他胸腔里发出来沉沉之声,叶蓉直勾勾盯着他:“真的?”

        韩晋点头:“我发誓。

        收回视线,叶蓉垂下眼睫,半响后才轻轻‘嗯’了一声,“那好,我相信你。”

        下巴一紧,却被他抬起,他深邃的眸子直视她:“那个傻逼医生呢,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叶蓉:“……”

        *

        下班前吴医生想来想去还是去叶蓉办公室截了她的路,叶蓉换了衣服正准备下班,却被忽然冒出来人挡住了路。

        她皱了皱眉,“吴医生,有事吗?”

        “小叶,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我……我知道我冒犯了你,可是我是真心的。”

        见她戒备的神情,吴医生急急忙忙的解释,“忽然那样抱你,是我太冲动了,可是我当时忍不住,我一直喜欢你,从你来这里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你了,我知道你和你老公没感情了,你还离了婚……小叶,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你能做我的……”

        “炮友吗?”叶蓉冷冷打断他,“吴医生是想说这句话吧?”

        吴医生正要否认,叶蓉双手抱肩,斜睨他,“吴医生可是有家室的人,并且你太太好像正在怀孕中,你忽然对我大献殷勤,别告诉我是真心爱我,而不是想骗我上床!”

        吴医生错愕看着她,脸色一滞。

        “吴医生恐怕是觉得,我一个跟丈夫离婚的女人,能遇到你这么一个出色的男人,就算是做炮友,肯定也不会拒绝的是吧?”叶蓉三言两语就戳破他内心肮脏的想法,“只是很可惜,我叶蓉就算离了婚,没男人要,也不会找像你这样的男人。吴医生,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收敛一些。今天这件事,我只当没有发生过,要是你还纠缠我,那我可就不顾同事之情了,到时候你就等着我把这件事闹大,你等着被辞退吧!”

        吴医生显然没料到她会这样破罐子破摔,指着她的鼻子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你就不怕把这件事闹大了,对你一个女人影响不好?”吴医生冷冷看着她,用名声去威胁女人,最管用了。

        叶蓉嗤笑一声:“名声?吴医生你可真搞笑,还说喜欢我,连我的性格都不了解吗?我是那种怕被你威胁,怕丢失名声的女人?你要是不信,到时候等着看吧,看是你要名声,还是我要名声!”

        很多女人就是因为在乎名声,而被这些贱男人吃的死死的。

        吴医生颤抖指着她,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叶蓉白了他一眼,懒得在理会,抬步就走,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盈盈一笑:“对了,吴医生,我老公今天对你有一句点评,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吴医生傻啦吧唧接了:“什么话?”

        “你就是个傻逼!”

        “……”

        说完这句,不顾脸色铁青的男人,叶蓉扭头就走了,心情大好。

        *

        医院。

        顾善第十次抬头去看坐在角落里沙发上办公的男人,病房里有暖气,就算外面寒风呼啸,屋子里也是暖烘烘的。

        她目光落在男人身上,烟灰色衬衣上套了一件质地柔软的羊毛背心,修长如玉的手指上捏着钢笔正低头处理文件,笔尖在纸上发生沙沙响声,在这安静的病房里,显得特别悦耳好听。

        低头处理文件的男人头也没抬,薄唇却轻启,低沉问道:“你要是实在无聊,就先睡一觉,别一直看我。”

        吓。

        顾善瞪大眼,“你都没看我,是怎么发现我看你的?”

        这人脑袋上长眼睛了吗?

        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宗世霖放下手里的钢笔,抬头:“你的眼神太炙热了,让人想忽略都忽视不了。”

        顾善:“……”

        “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有话想对我说?”

        “嗯……”

        “想说什么?”

        舔了舔薄唇,顾善想说的话明明已经到嘴边了,可是对上他幽暗的眸子,不知怎么的,话锋一转,想要说的话就变成了:“呃……是不是快过年了?”

        宗世霖点了下头:“只有一个月不到了,确实快过年了,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件事?”

        “就随便问问。”

        “盯着我看了这么半天,就是想问这件事?”

        宗世霖不信,顾善也确实骗不了她,她迟疑半响,终究是问了:“我想问问你,关于陆深的事。”

        果然她的话一出口,宗世霖的神情就不动声色的暗沉了下来,顾善看的清清楚楚,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自已猜的没错,宗世霖不喜欢她提陆深的事。

        今天早上她同样提了一回陆深,宗世霖找了个话题转移过去,顾善以为是自已的错觉,可是现在看来,更本就不是。

        他的表情就在告诉她,他抵触顾善问关于陆深的事。

        顾善坐在床上,愣愣看着沙发上的男人,过了好一会儿,她开口:“你过来。”

        宗世霖挑眉,拿开放开膝盖上的文件,起身朝她走过去,“嗯,什么事?”

        他在床边站定,顾善仰头看着他,直直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提陆深啊?”

        nllQ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8395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