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机会只有一次

        顾善跟几个孩子玩的差不多了,马里奥提醒她:“顾小姐,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去了。”

        虽然恋恋不舍,顾善却也言而有信:“那就走吧。”刚要动作,她眼角扫到什么,指着远处的一个小商贩,忽然对马里奥道:“那是卖的椰汁吗?”

        “是的,咱们国家盛产椰子,所以能随处看到这些贩卖的小商人。顾小姐想喝吗?”

        顾善舔了舔嘴唇:“可以吗?”

        马里奥笑了起来:“怎么不可以,顾小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买一个。”

        “谢谢你。”

        “不客气。”

        马里奥转身朝远处的小商贩走去,顾善不在迟疑,拼了全身的力气滚动着轮椅,朝街对面的商铺行驶过去。

        路中间全是来来往往的车流,顾善一咬牙,豁出性命看准机会冲到街道上,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和尖锐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

        顾善觉得自已命大,从车流里安全的来到街对面。

        她向马里奥学过几句借电话的当地语言,所以一来到商铺,她就直接用生涩的话问道:“能把你的电话借给我用一下吗?拜托了,我会给钱的,我想打个电话,拜托你。”

        店铺主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看了她半响,迟疑着点点头。

        顾善激动的快要哭出来:“谢谢……”

        而马里奥那边,他刚来到小商贩面前,就听到身后的声音,那小商贩还指着他身后大声惊呼:“哇,那个女的不怕死啊。”

        马里奥扭头一看,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他大叫一声‘顾小姐’,扔下椰子朝她急忙跑过去,他看的触目惊心,顾善跟不要命一样要过到对面去,阳光下的顾善像是奋力生长的植物,不管有多的困难,似乎都不能阻止她。

        马里奥怔怔看着顾善,一时间忘了动作。

        顾善拿到电话,拨通那串熟悉号码的瞬间,她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嘟嘟嘟——”

        漫长的忙音,漫长的等待。

        她浑身都在发抖,激动又激烈,她嘴里一直喃喃念着:“快接电话,快接电话啊……”

        下一秒,手腕突然一紧,顾善的心,也跟着一直坠落下去。

        顾善知道完了,这一次的机会错失,以后再想要找这种机会,恐怕是没了。

        她也不知道那边到底接通没有,对着电话那头大叫一声:“宗世霖,快来救我!”

        她刚说完这句,手里的电话被夺了过去,然后电话‘啪’的一下被人挂了。

        顾善怔怔抬头去看,陆深正似笑非笑,眼底却有着怒意。

        顾善一脸灰败,坐在轮椅上僵硬着身体。

        陆深也死死盯着她。

        两人互相对峙,顾善紧绷着身体,看着陆深眼底的愤怒,她觉得自已下一秒可能就会死去。

        然而,陆深却笑了起来:“你真是不乖,几天没看着你,你就哄得马里奥这么听你的话了。”

        顾善面无表情看着他。

        “机会只有一次,你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你觉得下次还可以这样吗?”陆深指指电话,笑容很冷,“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看严你!”

        顾善心里绝望,最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是啊,唯一的一次机会,被她浪费了。

        陆深弯腰将她抱起,低沉的嗓音钻进她耳朵里:“哭什么?我都还没有怎么说了,你就哭了?别哭了。”

        顾善嚎啕大哭,控也控制不住。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让她一次次的绝望?

        “周武,你处理一下。”陆深被她的哭心颤,简单的吩咐了两声,径直抱着她离开。

        回到家里,陆深将她放到床上,顾善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陆深喘了两口气,似乎有些吃力,顾善看了他一眼,陆深笑笑,解释:“伤刚好,所以有些气息不稳,不是你太重了。”

        顾善抿了抿嘴角,目光落到他的心脏。

        三天前他握着她的手,将匕首一点一点刺进他的胸口,当时血流了那么多,她吓得一整夜没有睡着。

        三天来他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一个消息,一直都是马里奥在照顾她。

        自已的计划被他截断,顾善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冷笑:“我还以为你死在医院了!”

        陆深在她身边坐下来,声音淡淡的:“医生说,如果我还晚送过去五分钟,真的会死,可能是我命不该绝吧,所以老天爷没有收我。”

        顾善:“……”

        她扭过脸,咬唇,懒得理会他。

        陆深却依旧笑:“不解释一下你刚才想干什么?”

        眼神闪了闪,顾善回头,直勾勾看着他:“陆深,电话我已经打通了,宗世霖接了电话,他很快就会查到这里来!”

        其实有没有打通,顾善并不知道,她并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这样说,只是想吓唬他。

        陆深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定定看着她,似乎是在她审视她的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片刻,他收回目光,淡道:“所以我们要搬地方了,如果你打通了电话,那么这个位置就不安全了。”

        什……么?

        顾善顿时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

        “我去收拾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出发。”

        “陆深!”

        顾善气的呕血,“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囚禁我一辈子吗?你想关我一辈子吗?我现在双腿不方便动,但是不代表以后一生都不能动弹,只要我的腿好了,就是我离开的那天!陆深我发誓,我离开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到最后,她已经是咬牙切齿。

        陆深站在窗子前,身后是一大片的阳光,将他笼罩在里面,顾善看不到他的神情,只听到他轻轻的说:“我这条命,你想什么时拿走,就什么时候拿走,三天前不是已经要了一次我的命吗?善善,我不在乎你下次对我动手。甚至你想要杀我,我还会给你递刀子。”

        顾善傻傻看着他,嘴唇蠕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个……疯子!

        他又疯又偏执,认定的人和事不会改变,顾善是他认定的人,如果想要他放弃。

        很简单,他死。

        nllQ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73929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