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 > 328:不怕坐牢人你就杀吧

328:不怕坐牢人你就杀吧

        “死了又怎么样?”宗世霖冷冷说出一句,脸上一片阴霾,胸膛一起一伏,明显还处于爆怒的边缘,“你以为我会怕?顾善你信不信,就算我今天把他杀了,我也有本事让他的尸体消失的一干二净?”

        顾善一愣之后红着眼睛压低声音吼回去:“他死了你就要坐牢!你想看到两个孩子以后去牢里看你?你想看到两个孩子因为你去坐牢,而又一次的失去他们的爸爸?!”

        顾善刚才顾及卧室里孩子,情绪一直处于压抑的状态,现在因为宗世霖的话,而彻底的崩溃,她什么也不顾,大吼出来:“如果你想看到这些,那你就动手吧!动手杀了陆深,因为一时的愤怒,而杀了他吧!”

        说到最后,顾善反手一抹,擦去掉下来的眼泪,站到一边不拦他了:“杀吧,杀了他我立刻报警让人民警察直接带你走,免得你以后在祸害我!”

        本来前一秒还处在震惊中的宗世霖听到她后面一句话,嘴角抽了抽,暴戾的表情竟然慢慢缓和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花瓶,直接扔到了一边,目光深深盯着陆深看了半响,才哑声问:“两个孩子呢?”

        顾善知道他的脾气这会肯定是压制下去了,指了指卧室:“在里面。”

        宗世霖转身去卧室,顾善在原地站着,到底是没有忍住,上前去探了探陆深的气息——还好,只是晕过去了,并没有死。

        她长长松了口气,也不敢乱动陆深的身体,直接找了个小毯子出来给他盖上。

        卧室那边这时传来动静,宗世霖从里面走出来,来到顾善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看,沉声说:“他们刚才在卧室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大宝拦着小宝没有让她出来。”

        顾善愣了一下点点头,刚才的动静确实有点大,两个孩子不发现是不可能的。

        还好她儿子懂事听话,没让妹妹出来。

        “这里不能住了。”宗世霖直接说,“你收拾两件衣服,今天先带他们去酒店。”

        顾善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角,难得的没有反驳,而是听了他的话。

        半个小时后,两个大人一人抱了一个孩子离开,当然出去之前没让他们看到客厅的地上躺着陆深。

        车上的时候顾善给陆深的助理发了一条短信,让他来过来一趟,并且告诉了他钥匙在门口地毯下面,发完这些消息,顾善这才算真正松了口气。

        宗世霖在去酒店的路上打了一个电话,等他们到了酒店,酒店的房间也早已经开好了,是宗世霖在A市的那个助理办的这一切。

        来到房间后,两个孩子已经睡着,宗世霖把儿子放到床上后,直接对顾善道:“你去洗澡。”

        他脸色不好看,来的路上也一直没有说话,甚至连理都没有理她。

        顾善把女儿放到床上,什么也没有说,找出从家里带出来的衣服,默默去了浴室。

        宗世霖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是顾善心里明白,这个男人找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陆深把她压在沙发上要欺负她,他心里一定是介意了,所以才让她去洗澡。

        顾善在浴室里足足待了半个小时,才从里面出来,洗完澡的她身上幽幽泛着清香,那抹香气在空气中蔓延到宗世霖的鼻端,他手上拿着烟,回头一看,顾善果然站在他身后。

        顾善看到手上的烟时,表情变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宗世霖仿佛看穿她的内心一样,举了举烟,淡淡的解释:“没抽,就点燃了。”

        顾善收回视线,抿了抿嘴角。

        掐灭了烟,宗世霖朝她走过去,在她面前居高站住了,垂眸:“抬起头来。”

        顾善没动。

        “善善,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宗世霖又说了一遍,加重了音量。

        顾善紧了紧手指,终于抬头。

        抬头的一瞬间,宗世霖看到脖子上的痕迹,一双狭长的眸子不受控制的眯了起来,眼底几乎很快就聚集了怒意,他闭了闭眼,将怒气压下去,沉声问:“除了这里,他还碰过哪里?”

        脖子上有姓陆的留下来的痕迹,极其刺眼,宗世霖用了十成力才控制自己没有回去活剐了陆深!

        顾善看着他眼底的滔天的怒意,肩膀缩了一下:“没有!”

        宗世霖眉眼皆冷,手臂上的筋脉突出,薄薄的嘴唇抿出锋利的弧度,冷声道:“你休息吧,我出去有点事。”

        说完转身要走,顾善脱口而出:“你要干什么?”

        宗世霖似乎听出她的话里之意,沉默半响后,才道:“我不是去找陆深的麻烦,你别多想,睡觉吧,我等一下回来。”

        说完他就出去。

        顾善站在原地,良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他是生气吗?还是现在不想看到她?一气之下才离开?

        顾善嘴角扯了扯,深吸一口气,转身去床上,在两个孩子身边躺下了。

        *

        另外一间酒店的房间。

        吴海被绑在这里已经三天了,三天前他刚从警察局里出来,结果就被人带到了这里,被关在这里的他精神和肉体上都受到了很大的折磨。

        脑袋上一直戴着一个头套,他看不到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周围有什么,他只能凭借着听觉来分辨一些事情。

        比如门边这个时候一响,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听脚步声好像有两个人。

        往常都是只有一个人进来,今天怎么有两个人?

        罩在脑袋上的头套这个时候被扯下来,头顶明晃晃的有灯光刺下来,他半眯着眼睛看过去,看到面前站着一道身形挺拔的男人,男人衣着不算整洁,脑袋上缠绕着一圈纱布,看几来有几分狼狈,狼狈之中却透出浑出上下都散着冷厉的气质,还有那双眼,鹰一样锐利。

        吴海虚弱的开口:“你们……你们绑架我究竟想干什么?”

        头绑着纱布的男人这时拉过一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他指了指自己的脸:“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吴海眯着肿胀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人的模样确实有几分熟悉。

        “那我帮你回忆回忆。”男人嗤笑一声,“三天前你开车撞我老婆,结果下手没有成功,并且我媳妇对你没有追究任何责任,你真以为是她好欺负,被你酒驾的话给糊弄过去了?”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5370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