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 > 199:真把我当司机了

199:真把我当司机了

        顾善和关妙妙从医院里出来,站在路边打车正打算离开。

        一辆黑色奔驰在她们面前缓缓停下来,车窗奖下来,露出男人半侧的深邃脸庞。

        “善善。”

        男人开口,叫了一声。

        顾善怔了一下,陆深。

        他怎么在这里?

        关妙妙拿胳膊撞她,挤眉弄眼:“哎,谁呀?”

        那男人一张脸极其好看,褐色瞳孔正定定看着她们,气质清隽。

        这么优质的男人,顾善是怎么认识的。

        顾善抿了抿嘴角,拉了关妙妙转身就要走。

        车门推开,挡住她们的去路,陆深从车里迈出修长的腿,宽阔的胸膛正堪堪挡在她的跟前,气息将她笼罩:“上车。”

        顾善皱眉,后退。

        关妙妙这会儿也看出来,两人之间关系有点不简单。

        陆深知道她会抗拒,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这次找你过来,是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我不想知……”

        “宗世霖的事,你也不想知道?”

        顾善心里一窒,手指下意识握紧。

        关妙妙被她捏的吃疼,强忍下来没出声。

        半响后,顾善看看时间尚早,又在女神相陪,抿着嘴角上了他的车。

        陆深勾唇一笑,低眉上去。

        他开车很稳,车里也安静,外面这会儿人多,他速度放的很慢,走一步几乎要停三步,他也不着急,一只手搭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搁在窗户上,不像外面一些司机,暴躁焦急的按着喇叭。

        是个沉稳内敛的男人——

        关妙妙下了定论,摸出手机,发了一条短息。

        手机滴滴一响,提示有信息进来,顾善拿起来一看,发送人显然关妙妙,她看看边上一本正经坐着的女人,狐疑打开。

        [这男人是谁?]

        顾善:“……”

        没过一会儿,又响起一条短息:[快说!]

        顾善动了动手指,编辑一条发送过去:[朋友。]

        关妙妙:[呵呵,你以为我会信?]

        顾善:“……”

        [老实交代清楚,到底是谁?]

        [……逝去的青春。]

        [哟,初恋啊~]

        顾善:“……”

        “咳。”关妙妙清了清嗓子,看向驾驶,“这位先生贵姓啊?”

        陆深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眸里带笑:“鄙姓陆。”

        “你好陆先生,请问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吃饭如何?”

        “好啊好啊,正好我没吃饭。”

        顾善皱了皱眉,掐了关妙妙一把,淡淡的声音:“我吃了,肚子不饿,有什么事你说吧,说完可以在前面把我们放下来。”

        陆深幽幽看了她一眼,“真把我当司机了。”

        “是你让我上车的。”

        收回视线,陆深目视前方,“先陪我去吃饭,吃晚饭我就告诉你。”

        顾善咬牙:“你——”

        红灯,车子停下来,陆深抬手敲打方向盘,一派轻松姿态,“你现在也可以下车,我不拦你。”

        顾善纠结。

        她想知道陆深到底有什么宗世霖的事跟她说,她好奇,好奇害死猫,她抿着嘴角坐着不动。

        看了一眼乖乖后面的女人,陆深勾起嘴角。

        很快到了饭店,陆深亲自来到后桌给她们开车门,一派的绅士风度。

        关妙妙不懂陆深和顾善之间的真实状况,以为他们只是年少的时候谈过一断,现在顾善都结了婚,这初恋应该也放下来了。

        所以大大咧咧的拍了拍陆深的肩膀,“行啊陆先生,挺尊重女人的,这么体贴,善善当年怎么跟你分了?难道不在同一个大学?”

        陆深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手,似笑非笑,“是啊,怎么就分了呢。”

        有点感慨在里面,顾善听得一怔。

        “先进去,包厢我已经定好了。”陆深直接带路,“关小姐没吃?等会儿多吃点。”

        关妙妙摸着肚子,“好的好的,我一定不会客气。”

        顾善跟在他们身后进去。

        包厢很大,也宽敞,他们没坐下几分钟,饭菜就一道接一道的上来,道道精致。

        关妙妙和陆深聊的很开心,各种话题都说,顾善沉默坐在一边,抿着唇,不说话。

        终于吃的差不多了,关妙妙去了洗手间,顾善找到机会,立刻开口:“你要告诉我宗世霖的什么事?”

        陆深靠在椅子上,一双眼睛定在她身上,“这么着急?”

        顾善有点烦躁:“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我说,你坐着。”陆深指指着椅子,按耐住她,“性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发脾气,这么多年也不改一改。”

        顾善一怔。

        想起初中那会儿,她数学不好,陆深教了她好几次她都不会,最后气的她扔了笔就不做了。

        当年陆深也用这样的话训过她,说她本事不大,脾气大,以后谁都会受不了她……

        顾善当时怎么回答的?

        哦对,她当时是喜欢陆深的,红着脸嘟哝说:只要陆深受得了她就行,别人她不管。

        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是这几天我拍的点的东西,你看看。”陆深的话拉回她的思绪。

        顾善狐疑看他递过去的一个纸袋:“什么?”

        “看看。”他不多说。

        顾善打开,几张相片从纸袋里落出来,她捡起来,只怔了一下,然后一一看完,平静无波。

        陆深对于她的反应有点有惊讶,“怎么这个态度?”

        顾善把相片推回去,“那我要怎么样?”

        “上面的女人叫林初夏,是宗世霖的初恋,她一个星期前回了B市,宗世霖把她安排在香山公寓,给她房子,给她钱财,算是金屋藏娇。”陆深盯着她的她眼睛,一字一句说着:“一个星期内宗世霖连续三次去陪她吃饭,陪她逛商场,这些……你都不在乎?”

        顾善放在膝盖上的手死死握成拳头。

        她怎么可能不在乎?

        只是她已经在医院里看到了。

        如果是陆深先把这些相片甩到她面前,顾善一定会崩溃。

        庆幸的是,是她发现宗世霖和林初夏在一起,而不是由外人来告诉她。

        至少这一点,她是主动的。

        陆深微微前倾身体,眼神锐利:“这些你都不知道吧,嗯?”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2291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