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哥哥,深哥哥

        玄关处传来客厅里隐隐约约的电视声,宗世霖换了鞋子进去,王嫂正好从里面出来,看到他回来,愣了一下。

        “少爷。”

        王嫂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

        眼角撇到沙发上的蜷缩成一团的小人,宗世霖不自觉放低了声音,轻轻应了一声:“嗯。”

        王嫂也反应过来,掩嘴笑笑,指指沙发上的人,“太太等了先生半天,估计是昨晚没睡好,在沙发上等的睡着了。”

        宗世霖挑眉,“她等我?”

        “是啊,太太一直等着呢,给少爷打过电话,少爷没接……”

        宗世霖垂了垂眸,他的手机没电了,他昨晚心情不好,也懒得充电。

        抬腿来到客厅,蜷缩睡在沙发上的人儿小小的一团,粉嫩的脸颊透着年轻,长长的一排睫毛像扇子,秀气好看的鼻子又挺又翘,透着几分机灵。

        侧躺着的女性身材凹凸有致,透出诱惑的味道,喉结动了动,宗世霖移开目光,随即又皱眉,“怎么不给她盖层被子?”

        客厅里冷气足,近看,她身上的起了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

        王嫂一拍脑袋,“看看我,都忙的忘记了,少爷等等,我这就去拿……”

        “不用了。”

        宗世霖拦下来,解开袖扣,弯腰将沙发上的人打横抱起,“我带她去楼上睡。”

        王嫂抿嘴笑,“好的呢。”

        胸膛里的人仿佛找了温暖的地方一样,竟然自动自发的往他怀里钻,细白的脸颊在他衬衣上噌了噌,口水直接噌到他衣服上。

        宗世霖一脸嫌弃,低声一句:“脏死了!”

        眼底却不自觉露出浓浓的宠溺之情。

        将她一放到床上,顾善的自动抱住了他的腰,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愿意撒手。

        宗世霖愣了一下,接着哭笑不得。

        心里从宗家出来的那股子怒意,却因为她依赖的举动,而烟消云散。

        ……

        顾善做了个梦,梦回年少,梦到爸爸还没有出事,还梦到了……陆深。

        顾善是独身女,从小就羡慕别人家里有哥哥姐姐,她渴望有兄弟姐妹,所以陆深来到她家后,她就一直叫他哥哥。

        陆深是她‘捡’回家的。

        那天因为要做值日打扫,她放学回家晚了,路上的时候遇到了陆深,他靠在墙角里,动也不知道动一下,身上透着狼狈和不整洁,就像一个小乞丐。

        他那样不知死活,顾善好奇心太重,见周围还有行人,就大着胆子过去打算看看。

        她在他面前蹲下,歪头打量这个长相俊朗的少年,学着电视里演的那样,把手指探到他鼻子下面,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

        结果她的小手刚伸过去,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拽住。

        小乞丐睁开眼,眼神锐利而凶狠,一张脸虽然不干净,但是眼底深处,却透着干净和迷茫。

        顾善当时被吓到了,从来没有看过这种矛盾的眼神。

        陆深那个时候处于变声期,嗓子低沉而难听,许是见她没有伤害,就用他公鸭一样的嗓子问她:“有没有吃的?”

        顾善书包里还有一个早上没吃完的小面包,他一问,她就摸出来递给了他。

        一个小面包更本不管饱,陆深吃完,就像被投喂的流浪狗一样,一言不发的跟着顾善回了家。

        从那以后,陆深就在顾善家里住下了。

        整整四年,她一直跟他在一起。

        从最开始的陌生,到最后的……爱恋。

        记忆太深刻,就像走进回忆里一样,太真实了。

        鼻息之间有着淡淡的清冽薄荷味,缠缠绕绕,顾善抱着面前的人,喃喃:“哥哥……哥哥……”

        一声一声,深情而缠绵。

        陆深就像个迷,当初毫无预兆的踏进她的生活,最后又像雾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离开了她。

        她一直猜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当年抛弃她。

        “深哥哥……”

        细细呢喃的声音像轻风一样穿透人心,带着委屈而思恋。

        下巴一紧,被灼热而有力的手指捏住,顾善吃痛,一下子从梦中清醒过来。

        睁开眼,撞进一双深邃漆黑的凤眸。

        男人一双眸子静静凝视她,眉间轻蹙,眼神有点复杂。

        顾善怔住。

        宗世霖?

        怎么是他?

        他身上的气息和她梦里的味道一样,她以为是陆深。

        她刚才好像说了什么梦话吧?

        头皮开始发麻,顾善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宗世霖居高临下看着她,薄薄的嘴唇轻抿,“你刚才说梦话了。”

        真的有!

        顾善背后有点出汗,“是吗?做了梦,可能说了点胡话吧。”

        “想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他目光灼灼的,开口问。

        不想知道!

        顾善摇了摇头,发现两人的距离非常近,姿态也非常亲昵。

        她立马从他怀里出来,退到床的另一边,离他远远的。

        宗世霖皱眉盯着她:“过来!”

        顾善怎么可能会过去,他们在吵架,在冷战!

        麻烦这位总裁大人你,不要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好吗?

        顾善不动,宗世霖拧了拧眉,脑子里不断闪着刚才的画面。

        顾善紧紧抱着他,嘴里一遍一遍的叫着深哥哥,那模样哀伤而难过,看了让人心疼。

        深哥哥?

        如果他没有记错,她是独身子女,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那么这哥哥又是谁?

        “如果我没记错,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他开口说。

        顾善眼珠子转了转,说:“是只有我一个。”

        “那你嘴里深情叫唤的哥哥是谁?”

        “干哥哥!”顾善脱口而出。

        宗世霖:“……”

        顾善点头:“对,就是干哥哥,以前小时候跟我玩的很好的一个干哥哥,后来他离开了我们那个小镇,我在也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刚才做梦就梦到他了。”

        宗世霖目光深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平时绝对没有想他。”

        “那为什么会梦到他?”

        顾善无辜耸肩:“我也表示奇怪。”

        宗世霖定定看她几秒,突然伸手,将她强行拉了过来,顾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她还没有跟他要合好啊混蛋!

        动手动脚的算个什么意思?!

        “别动!”宗世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着,“我看看你的伤。”

        顾善身体一僵,不动了。

        原来他拽她过来,是想看看她胳膊上的扭伤。

        掀开她袖子的时候,宗世霖不小心碰到了她,顾善‘嘶嘶’抽着冷气。

        “抱歉。”

        宗世霖皱了皱眉,手里的动作放轻许多,看到她胳膊上的伤比昨天还要肿,他脸色顿时沉下来。

        “坐着别动。”

        宗世霖吩咐一句,然后转身下床。

        呃……

        他干什么?

        顾善盘腿坐在床上,一边等,一边想,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楼下沙发上睡着的,怎么跑到楼上的卧室里来了?

        宗世霖抱她上来的?

        这个男人去了浴室,没过一会儿,就从浴室里出来。

        手里多了个东西。

        宗世霖昨晚给她擦完药,去洗手的时候,顺手把药膏放在了浴室的药盒里。

        他挖了一小块出来,涂抹在顾善手臂上,“忍着点疼。”

        顾善看了看他手里的药膏,“你是什么?”

        “裴浩留下来的,消炎止痛。”他意简言赅。

        顾善:“……我知道是药膏,但是怎么在浴室里?”

        宗世霖清了清嗓子:“裴浩放在那里的吧。”

        “不可能,昨晚裴医生给我检查完,他就直接出去了,更本没有去过浴室。”顾善记得清清楚楚,“今天早上我在浴室里也没看到,除非只有一个可能。”

        宗世霖:“……”

        “那就是昨晚有人进来,把药膏留在了浴室。”顾善化身柯蓝,眯了眯眼,“我昨晚睡着了之后,你是不是进来过?然后又给我抹了药?”

        宗世霖抬眸扫了她一眼,“我是进来过。”

        顾善脱口而出,“那今天一早醒来,你为什么不在?”

        宗世霖似笑非笑撇了她一眼,“你在怪我昨晚没有留下来陪你?”

        “……当然不是!”

        顾善冷冷一笑,“我又不是受虐体,非得上赶着求你留下来再伤我一回吗?”

        她一边说,一边抬着胳膊,示意他看清楚,他昨晚是怎么‘虐待’她的。

        宗世霖放下药膏,目光灼灼看着她:“顾善,你不知道我有多讨厌傅言,我的东西绝对不能允许跟他沾一点边,不止跟他沾了边,还跟他有了亲密接触,你知道我有多生气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冷冷淡淡的,顾善仿佛看到了昨晚那个拿着餐刀抵着傅言脖子的男人,那样的嗜血疯狂,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缩了缩脖子。

        她现在才庆幸,她没有真正的惹怒过这个男人。

        除了餐厅那一晚外。

        看到她身体下意识的缩回去,宗世霖表情不悦,伸手将她捉回来:“你在害怕什么?”

        顾善摇头:“没,没有。”

        她嘴上说着没有,身体却很诚实,僵硬的如同一块石头,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在害怕。

        宗世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他的眼睛,“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20323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