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番,清清白白

        席世修忽然松开手,身体离她远远的的,他抿着嘴角不说话,眼神像深渊。

        恬恬被他盯得不知所措。

        她还发现裴医生的眼神有了变化,浓郁的深不可测。

        恬恬不知道他怎么了,得到自由就连忙跑到一边去了,也不敢问他。

        刚才虽然她知道裴医生在她闹着玩,可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没经过人事的姑娘,对有些事一知半解。

        “先生……”

        管家从楼上下来。

        “找个人送她去市区。”席世修只留下这么一句,就转身上了楼。

        恬恬:“……”

        管家:“……”

        直到房间门‘砰’的一声传来,恬恬才惴惴不安的,“罗叔,他是不是生气了啊?”

        管家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不要担心岑小姐,先生的脾气就是这样的,我上去看看,你稍等一下。”

        恬恬:“要不我上去道个歉吧?”

        难道是刚才她吼了裴医生,所以裴医生生气了?

        “没事,我先上去看看。”

        管家安抚好恬恬,径直上了楼,来到卧室发现里面并没有,浴室里却传来水声。

        管家狐疑,先生怎么一上来就洗澡?

        他抬手敲响浴室的门,“先生?”

        浴室里的水声有片刻的停顿,接着男人闷哑的声线从厚重的门里穿透出来:“我这里没事,你出去。”

        “是。”

        管家狐疑的走出去,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收住脚,瞪大了眼,不可思议。

        这……刚才先生的情况……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吧……

        管家老脸一红,觉得他们家先生真的是开窍了。

        管家甚至有一种‘自已家的傻儿子,总算是长大成人,知道男女之情的’错觉。

        **

        恬恬在楼下等了半天,终于把管家等了下来。

        不过她发现管家的脸色好像有点不自然,恬恬心急道:“裴医生是不是真的生我气了?”sriq

        “咳。”管家清了清嗓子,“岑小姐说的哪里话,我们先生很喜欢岑小姐的。”

        甚至对岑小姐有了某种不可描述的感情。

        “那为什么刚才裴医生好像生气的样子。”

        “先生他不是生气,他是……是……”

        管家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恬恬眨了眨眼睛,“是怎么了?”

        不敢说的太露骨,怕让小姑娘尴尬,管家就找了一个适当的话,“先生身体上有点不舒服,所以先上楼了,并不生岑小姐你的气了,岑小姐你不要多想。”

        恬恬听了,却更加着急:“身体不舒服?裴医生这是怎么了?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管家:“……不用看医生,先生冷静一下就好了。”

        恬恬越发狐疑和不解,身体不舒服难道不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冷静一下就能好?

        恬恬还想在问,管家转移了话题,忽然问她:“岑小姐,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你。”

        “罗叔您说。”

        “如果,我是如果,如果以后岑小姐发现先生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你会怎么办?”

        恬恬失笑,“您这个问题好有意思,裴医生怎么可能不是裴医生呢。”

        “我们先来假设一下。”

        恬恬认真想了一下,才道:“以后不管裴医生是不是裴医生,对来我来,他就是他。”

        管家听完,感叹一句:“先生果然没有看错人。”

        “什么意思?”恬恬不明白管家这话的意思。

        管家只是微笑,“以后岑小姐就知道了。对了,岑小姐是不是有事要去市中心?我找人送岑小姐过去吧。”

        “好的,麻烦罗叔了。”

        管家摆手示意没事,又叫人来开车把她送到了医院。

        **

        恬恬来到医院,果然远远的就看到了岑城坐在椅子上,她连忙跑了过去。

        “姐,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了!”

        岑城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是她,立马站了起来,“护士说你今天早上就不在,我在这里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你要是还不出来,我都要报警了。”

        “我有事回去了一趟,我没事,别担心。”

        岑城问她:“回哪里?医生不是让你住院观察一个晚上吗?”

        顿了顿,他又问:“是不是回你雇主的家了?”

        “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干什么。”恬恬平复了一下气息,问他,“你吃饭了吗?”

        岑城摇头。

        “走,姐姐带你去吃饭。”

        **

        食堂。

        岑城一口气点了四五个菜,恬恬倒不是心疼钱,就是怕他浪费,她从小就节俭,现在也是如此。

        “你吃的完吗?”恬恬问。

        岑城埋头吃饭,“吃的完,吃的完。”

        恬恬笑了笑,不打扰他,让他安心吃饭。

        吃完了饭,恬恬去结账,她拿出钱包,岑城眼尖的看到,出了食堂大门的时候,岑城就说:“姐,你手上还有这么钱啊,借我点呗。”

        “想也不要想,这是要寄给爸妈的。”

        “就几百块钱嘛,我不要多的。”

        “那也不行。”

        “姐,你太小气吧。”岑城脸色一板,甩开她的手,来了气,“你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是不是?你那个雇主,一看就是个有钱的,还有昨天晚上他对你那个样子,明显就是心怀不轨,姐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跟他睡觉了!”

        恬恬一下子愣住,万万没想到她弟弟竟然会说这种话。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恬恬恼羞成怒,双手哆嗦,“我跟裴医生清清白白的,你在胡说我就生气了!”

        岑城却撇嘴,“难道不是吗?家里人都在说闲话,说你一个当保姆的,一个月能赚到一万块,哪个当保姆的能赚这么多?他们都说你被人包养了,所以一个月才能赚到这么多!”

        “大姐大学毕业出来,你看看她现在才赚几个钱,连你一半都比不上。你连大学都没有读,赚的却比她多,大姐都说你在用不正当的手段赚钱!”

        “啪”的一声,恬恬一巴掌狠狠了过去!

        岑城被打,先是一愣,接着愤怒的大叫:“你还打我!老子在家里爸妈都不敢打我,你竟然打我!你找死!岑恬恬你就是跟人睡了,被我说中了才会生气!不然为什么我来这里这么多天,你都不肯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你就是怕我发现你跟别的男人有染!”

        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泼了下来,又犹如一记闷棍狠狠的朝着她的脑袋打了一下,恬恬脑子里嗡嗡乱响。

        她身体颤抖,一张脸煞白,嘴唇控制不住的抖着。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15461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