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番,铁树开花

        管家上楼后,恬恬一回头,发现席世修站在她身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眼神深深盯着她看。

        恬恬有点不好意思。

        “过来。”

        没过一会儿,席世修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恬恬踟蹰着走了过去。

        席世修垂眸看她,眼眸微深,忽然问她:“你想不想去上学?”

        恬恬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这么一句,怔了一下后才道:“裴医生,你什么意思?”

        席世修道:“字面上的意思。”

        恬恬还是有点蒙,“是学历不高,不能在裴医生家里工作了吗?”

        席世修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嘴角微勾,“想到哪里去了,我不嫌弃你,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在去读书?你有这样的本事,不去雕琢一下,太可惜了。”

        恬恬被他璨傑的笑容晃了一下眼,“我……我没什么本事,只是会看几副画而已。”

        “这还叫没本事?”席世修晒笑,“有些人学了一辈子也学不到像你这样,你别妄自菲薄,这是你的天赋,管家都夸你不同凡响。”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恬恬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法继续去学校了。

        当年如果她不是态度强硬的要上高中,恐怕她父母连高中都不会让她上。

        后来姐姐上了大学,家里生活越发的拮据,实在没有钱拿出来在供她读书,母亲在她面前嚎啕大哭,说她如果要去上学,她就只能去卖血……

        恬恬怎么可能会让父母去做这种损身体的事,她就同意出来工作,放弃了学业。

        可是现在裴医生忽然问她,想不想去学校,她当然想,可是她已经成年,没有学校会要她。

        所以恬恬摇头,“不了,我现在就很好,如果选择去上学,就不能给家里寄钱,这样会影响我弟弟的学业。”

        席世修不悦的皱眉,“想他们做什么,想想你自已。”

        恬恬一愣。

        说起这件事,她又猛起想起另外一件事,“裴医生,现在几点了?”

        席世修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快一点了,怎么?”

        “这么晚了?”恬恬急了,“不行,我要去医院了,昨天跟城城说好了,今天中午让他去医院找我,他如果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她没有手机,城城也联系不上她。

        昨天让叶蓉来医院,还是用岑城的电话打过去的。

        席世修拉起她的手,“让他的等着。你先去吃饭。”

        恬恬哪里有心思吃,“不吃了,我先去医院……”

        “先吃饭!”席世修打断她的话,眼神压下来,不容置疑,恬恬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好乖乖听话。

        吃饭的功夫,恬恬吃的极快,恨不得下一秒解决一碗饭。

        偏偏裴医生却吃的慢条斯理,相当优雅。

        恬恬急了,催促,“裴医生你快点吃啊。”

        席世修懒得理她。

        恬恬吃完最后一口,擦了擦嘴角,“裴医生你自已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她起身就走。

        “没有车,你怎么走?”男人不轻不淡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恬恬一愣,想了想,回头祈求,“裴医生,你开车送我去市区吧。如果裴医生你没时间的话,能告诉我这里有公交站点吗?我坐公交车去也行。”

        “这里没有车站,别妄想了。”

        恬恬重新坐下来,“那怎么办?”

        席世修放下碗筷,目光灼烈,“从今以后别叫我裴医生,我就送你去医院。”

        “呃,不叫裴医生,那要叫你什么?”

        她一直是这么叫的,怎么今天忽然要她改口?

        “叫我世修。”

        恬恬睁大眼,“这不是裴医生你的名字吧?”

        “不是。”席世修摇头。

        恬恬:“……”

        裴医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怎么听不明白。

        “这是我的字。”席世修靠在椅子上,眼神幽深如井,“你喜欢读书,读了那么多书,知道古人除了有名字之外,还有字和号。”

        就像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恬恬没想到裴医生的名字竟然这么有讲究,她连忙点头:“好的裴医……呃,世修大哥,我答应你,以后不叫你裴医生了,你快送我去医院吧。”

        她弟弟脾气不好,在这里又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在医院没有看到她,他肯定会着急担心。

        在她叫完之后,席世修的双眼深处有一丛火亮了起来。

        他忽然一把将她拽过来,声音低哑:“刚才叫我什么?在叫一遍。”

        恬恬挣了一下,发现裴医生握她握得极紧,她挣不脱,“世,世修大哥?”

        席世修俯身,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几乎要她她搂进怀里,“把大字去掉。”

        “世,世修哥?”

        席世修低低笑了起来,“以后就这么叫,我喜欢听。”

        恬恬脸上忽然一红,心跳都快了起来,她用力挣脱开他的手臂,像被踩着尾巴的猫,‘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有点手足无措。

        席世修欣赏她脸上的窘迫。

        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起身朝她逼近。

        恬恬扭脸就跑。

        她有点吓着了,刚才裴医生看她的眼神像要是吃人……

        席世修好笑,几步上去将她拉住,“你能跑到哪里去?”

        恬恬脸红心跳,“我……我去外面等着你,你慢慢吃……”

        席世修故意逗她,“脸怎么这么红?你在想什么?”sriq

        恬恬一个字说不出来,只想挣脱他的手,到没人的地方冷静一下。

        席世修却不给她机会。

        两人扭在一起,姿态亲昵。

        管家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他先是一愣,接着揉了揉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他们家先生在调戏岑小姐?

        这是那个无欲无求,内心没有**的先生吗?

        竟然能做出这种‘流氓’的事!

        管家激动不已,他们家先生不会是铁树要开花了吧。

        恬恬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管家,又是窘迫,又是恼羞:“裴医生,你快放开我,罗叔下来了!”

        席世修没有说话,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搂捏着她的手腕,她娇小的身子困在他怀里,幽幽清香直扑鼻端,他沉稳的呼吸一下子就变了。

        急促,隐忍。

        还有点迷乱。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154383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