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番,凶巴巴

        客厅里极为安静,恬恬坐立不安。

        裴浩一直盯着她,也不说话,那眼神她看不明白,却让她浑身不舒服。

        她感觉自已就像砧板上的鱼,裴浩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具,她动也不敢动一下。

        良久,裴浩终于开了口,“你过来。”

        恬恬抬头不解看他,“干嘛?”

        裴浩心里痒痒的,“你先过来。”

        恬恬发现他声音嘶哑,低低沉沉的,跟平常的他有点不一样,眼神也别的分外浓郁,她心里觉得哪里不妙,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只能呆呆坐着不动,“裴医生,你到底要干什么?”

        裴浩哼一声,放下手里的杯子,忽然倾身过去,将她身体按在沙发里。

        恬恬的尖叫声就卡在了喉咙里,她很想叫出来,可是一想到这里是酒店,她又不敢叫。

        裴浩慢慢朝她伸出手来,恬恬也慢慢的瞪大了眼睛。

        她想,要是他还像昨天晚上那样,对她不规矩,那她就咬他!

        他的手伸了过来,在她脸上停下。

        恬恬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裴浩将她嘴角边的一缕长发拢到耳朵后面,眼里有了一点笑:“傻子似的,头发都吃进嘴里了。”

        说完,他重新坐回去。

        恬恬:“……”

        缩在沙发里的恬恬脸一下子就红了,爆红的那种。

        裴浩似笑非笑,“怎么,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知道自已误会他之后,恬恬就很窘迫了,他又这样直白的挑出来,让她更加的羞赧,“裴医生,你过来干什么啊?如果没什么事,请你回去好吗?我要睡觉了!”

        她不善赶人,现在因为羞窘交加,所以把话说的吭哧作响,很有气势。

        可是裴浩却仍旧坐着没动,一双眸子盯着她瞧。

        恬恬被他看的浑身都不自在,下意识拉了拉衣服的领口。

        裴浩眸光一下子便深了许多,“我听顾善说,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啊,我身体没问题。”

        “那她说你回来的时候,脸很红?”

        “……”

        她当时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些不该想的东西,所以才会忽然脸红,现在早就没问题了。

        恬恬没想到他过来找自已,是想关心她的身体,她愣了一下才说:“刚才在外面有点热,现在没事了。”

        裴浩点点头,“哪里不舒服,记得跟我说,别忘记了我是医生。”

        这样的裴浩,才是自已心目中,那个谦谦君子一样的裴医生嘛。

        被人关心着,恬恬心里暖暖的,“我知道了裴医生。”

        她眼里的防备已经褪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柔软下来,裴浩的神情也不自觉的跟着缓和下来。

        他低声问:“今天早上起来为什么一直躲着我?还给我脸色看,不跟我说话,甚至连早饭也没给我做?”

        “啊?”rz90

        恬恬没想到他会忽然问这些。

        昨天晚上裴浩忽然对她动手动脚,很不规矩,她后来吓哭了,裴浩才放过了她。

        他虽然放过了她,但是还凶巴巴的威胁她,让她不要在说起这件事,只当没有发生过……

        恬恬当不知所措,被吓坏了,知道点头。

        她一晚上都没有睡个好觉,第二天起来,看到裴浩神色如常的跟她招呼,她心里就气呼呼的。

        明明做坏事的是他,他还当成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就不理他,没跟他说一句话,并没找借口说家里的米没有了,不能做早餐,让他去外面随便吃点。

        要不是后来他强行带她来这里玩,她才不会单独跟他待在一起。

        “发什么呆?”

        裴浩见她不说话,只顾自已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

        恬恬回神,看了他一眼,摇头,不想跟他在单独处在一起,怕昨天晚上的事情又发生,“裴医生,你走吧,我真的要睡觉了……”

        裴浩脸色下子就难看下来,这死丫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瞬间又变了个态度。

        他什么时候被女人这样不留情面的赶过?

        她让他走?他就得走?

        笑话!

        裴浩坐着没动。

        恬恬抿着嘴角起来,既然他不走,那就她走。

        “站住!”裴浩在她身后叫了一声,“你干什么去?”

        恬恬很想有出息的不理他,立刻就走掉,可身体还是没出息的站住了,小声道:“我去找善善姐……”

        “你找她干什么?帮你撑腰?”裴浩冷哼,“说你是个没脑子的,你还真是个没脑子的,现在几点了,你过去找她?她和霖哥早就睡下了,说不定在干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你现在过去是想破坏人家夫妻生活吗?”

        恬恬被他一句‘少儿不宜的事’闹个大红脸,“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想赶我走,我不走你又没办法,就想去搬救兵?”

        “……”

        恬恬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既然裴浩都能猜出她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还要强行留在她这里?

        她是真的被昨天晚上的事吓着了,现在特别害怕,单独跟他在一起。

        裴浩见她那副怯弱的样子,心里长长叹了口气,他真是脑子抽了,怎么会对这么一个胆小怕事的女人有了好感?

        像恬恬这种性格的女孩子,放在平时,他是不会多看一眼的。

        从她住进他家里,为他工作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女孩子是从小地方来的,家里条件不好,纯朴而单纯,而他也喜欢找这样的保姆为他处理家里的事。

        可是现在……

        现在他既然对她有了好感,他就看不习惯这个唯唯诺诺的样子了。

        太没性格了,而且又是个闷葫芦,一点也不讨男人的欢心。

        看来以后还得好好的调教她。

        想到这里,裴浩也不急在今天晚上了,他起身朝她走过去,想把她拉回来,“那你……”

        “别碰我!”

        恬恬尖叫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手。

        裴浩先是一愣,接着就出离的愤怒了,哎呀这个死丫头片子,她刚才在干什么?竟然在吼他?还敢推开他!

        还有这眼神,这是在看什么?在看一个强奸犯的眼神吗?!

        裴医生的火气‘噌’的一下直接冲到了脑门,他怒不可遏,那根反骨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冒出来了。

        他冷笑一声,不让他碰?那他就偏要碰碰她!

  (http://zhaotema.com/html/18/18549/152251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