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第三百一十五章

  “呵,这就开始摆上谱了?还没当上国丈呢,就这么目中无人了。若真成了国丈,岂不是要把眼睛安到头顶上去,除了当今圣上之外谁都看不在眼中了?你们一个劲儿的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也不感到丢人。”一些不跟鸣远候一路的官员见他匆忙的离开,酸溜溜的跟那些巴结他的官员说到。

  “那也总比在一旁只能看不能靠边的人强,你们自己清高,有本事别跟朝中的官员来往啊,什么事儿都自己办去,看你们能弄成个什么样子。”

  “甭搭理他们,他们这是自己吃不到葡萄却硬要说葡萄酸。咱们哥儿几个啊,就乐呵呵的去吃甜甜的葡萄去,让某些人啊,眼馋去吧,酸死你们。”

  随着几声得意的大笑,宫门口的官员很快就散开,天选之后是吉庆宫里的淑妃这一消息也被传了出去,百姓们知道了这是上天给他们燕琴国择选出来的皇后之后,纷纷带上了期待,甚至有一些百姓好奇的在鸣远侯府门口徘徊,就是为了能沾一沾天选之后娘家人的一丝贵气。

  不管是宫门外发生的事情,天选之后的人选、被定下来的事情,还是鸣远侯府门前发生的事情,这些消息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送到了龙傲天的桌案上。

  “呵,这个老狐狸。”看到摆放在自己跟前的消息,龙傲天不屑的勾了勾唇角,为了一个皇后的位置,鸣远侯府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些,早早的把消息散播出去,不就是为了以防后面还会产生变数,利用百姓们的言论把皇后的位置牢牢的安在淑妃的头上,也是变相的在对他施加压力。

  “没想到鸣远候还有这个脑子,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原本想要跟着云凌璟去大理寺地方濮阳泽,在最后一刻被自己的媳妇无情的“抛弃”了,只能不情不愿的跟着龙傲天到了御书房,无聊的喝茶打发时间等外面的消息。

  “不是你小看他,是之前的目光都没放到他的身上吧。”龙傲天很是了解濮阳泽,虽然镇国公府训练出来的护卫能力都很强悍,燕琴国中发生的事情都能用最短的时间调查清楚,可不到紧急情况,濮阳泽是不会让这些护卫特意关注各府上情况的,也不会主动的去调看这些消息。

  濮阳泽心中一直都很明白,这些事情是他这个当皇帝需要去关心的,镇国公府的存在,只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纵使二人之间的关系再好,兄弟情再铁,也不能有逾越的心。

  “你说,弟妹多长时间能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东傲天把收到的消息用特殊手法销毁,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消息他是不会保留下来的。

  “也不看看谁出手,那可是我媳妇。”濮阳泽傲娇的抬了抬下巴,对于自己的媳妇,他是无时无刻的不显摆。

  “哼,老子也是有媳妇的人了,不用在我跟前瞎显摆。”龙傲天也学着濮阳泽的样子抬了抬下巴。

  “你媳妇?还不得等我媳妇结案之后才能让其他人知道?先憋着吧你。”濮阳泽瞥了眼龙傲天,意思很明白,想要媳妇,得先讨好了他,要是他现在不舒坦了,龙傲天想名正言顺的叫这声媳妇,还得有的等。

  龙傲天刚才是被刺激的过头了,现在听濮阳泽这么一说,瞬间回过神儿来,脸上的神情一变,狗腿的根本就不像是一国之主。“兄弟你看,哥都二十好几了晚上睡觉还是一个人,再这么下去,咱俩的孩子可就差出岁数去了,以后还怎么玩到一起去?”

  “而且你看哈,今天有个鸣远候暗戳戳的算计后位,明天还指不定有人就要算计我的皇位呢,我这不是得赶紧的生下个皇子好堵住他们的口吗?省的到时候他们用孩子算计我。”

  “你以为有个皇子就能堵住一些人的歪心思了?”濮阳泽嫌弃的看了眼龙傲天,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要早点儿抱着媳妇生娃娃吗,哪来的这么多借口。

  “燕琴国有镇国公府在,谁也动不了龙家的位置,我放心着呢。”龙傲天从桌案后起身走到濮阳泽身边,哥俩好的揽着他的肩膀说到。

  “别动手动脚的,有事说事,我没那方面的爱好。”濮阳泽抖了抖肩膀,起身往旁边挪了一步。

  “我也正常着呢,我只喜欢阿玲。”龙傲天唰的一下收回了自己的胳膊,使劲搓了搓双臂,“激动”的跳离了濮阳泽。

  “钦天监使什么时候回来上朝?”濮阳泽又坐了回去,“那块黑石的作用也该发挥它的作用了。”

  “原定是今天早上要上朝的,不过昨天晚上钦天监使不知道吃了什么脏东西,一晚上都没消停,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好一些,我让他在家里休息两天再来上朝,反正他的活儿已经做完了,只等最后一步。”

  “钦天监副使干的?他这手也不短啊。”濮阳泽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他之前收了大学士不少的银子,钦天监使府上也不是什么太富贵的人家,家中奴仆也有受不住诱惑贪财的,只要银子使得够狠,弄点儿巴豆什么的下到饭菜茶水中,只要不伤及性命,也不是太难的事儿。跟手长不长的没关系。”龙傲天早就让人盯着这几个人了,这些人的一定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临海县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传回来吗?”濮阳泽抿了抿唇,这么多天过去了,按理说应该有消息传回来的。

  “没有,这次海潮来的比以往早,黑石出现的时候又是在海潮期间,有些痕迹即便不是人为处理掉的也会被天气给掩盖过去,要找到黑石到底是怎么到的海边,还得需要一些时间。”龙傲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濮阳泽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要是临海县那边的证据搜集不齐全,想要定罪,怎么说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朝堂上的那些大臣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中肯定还是有别的想法的。

  “我让镇国公府的人也去临海县走一趟,人多眼宽,希望他们联合起来,尽快的找到有用的证据。”

  濮阳泽跟龙傲天在御书房里商议对策,云凌璟则是带着钦天监副使跟大学士回到了大理寺中,正式开始审理先选之后贿赂的这桩案子。

  大学士跟钦天监副使到了大理寺中也只是相互指着,并没有把坐在上首的云凌璟放在眼中,在他们看来,一个合格的女人只要在家中好好的相夫教子,管理好府上的进出跟夫君的后院就好,别的事情可不是女人能插手的。

  “肃静!”一旁的大理寺少卿看不下去了,他可是知道云凌璟的厉害的,虽说她身上只有一个首席仵作的头衔,但是勘察现场、推理案件这样的事比严正做的都要顺手,要不是她自己不愿意,大理寺卿的这个位置还指不定谁来坐呢。

  钦天监副使跟大学士扯着脖子争吵的动作一顿,先是看向大理寺少卿,见他脸色不好的看了眼上首一眼,这才转头看先坐在首位上的云凌璟,二人眼中全都显出一样的神情,都是不屑。

  “不服本官?不屑于让本官审理此次的案件?好,本官这就呈禀圣上,让别人接手此次的案件。”云凌璟甩了甩衣袖直接从座位上走了下来,目不斜视的出了大堂,回自己办公的厢房中去了。

  大学士跟钦天监副使这才傻了眼,这件案子可是龙嗷天亲指让云凌璟来审理,现在他们把人给气走了,最后受罚的还是他们自己,这可是妥妥的藐视圣言,用自己的行为反抗当今圣上的旨意。

  “咳,二位大人先吵着,本官还有事情要去忙,先告退了,就不在这里陪二位大人了。”大理寺少卿行了一礼后也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加快了脚步离开大堂。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大学士也不跟钦天监副使争吵了,若是大理寺的人真的不再理会他们二人,那他们岂不是要在大理寺一直这么等下去?晚饭没人负责,晚上就寝要怎么办?

  “哼,还不都是因为你,想咬本官的时候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现在高兴了?被人押解到大理寺来了。”要说现在大学士最恨的人是谁,头一个就是钦天监副使,要不是因为他,自己这把老骨头怎么会被押到大理寺来?

  “大学士还不是污蔑本官贪了你一个郊外的庄子?没想到堂堂的大学士说谎的时候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想来之前在圣上跟前没少说谎话吧。”钦天监副使也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没说两句,二人又吵了起来,躲在房梁上的龙鳞把二人之间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说不定这其中就有相当重要的证据呢。

  一整个上午,大理寺的大堂中就没静下来过,两个人也不嫌口干,相互对骂的话都不带重复的。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744126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