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定官职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定官职

  濮阳泽那边,直接骑着马带着两架马车上的东西进了宫。进宫门的时候一行人并没下马接受宫门守卫的检查,而是直接骑着马往御书房那边去了,甚至连策马的速度都没有减缓。

  在宫中路巡逻的侍卫见了这一队人也没敢阻拦,甚至还特意让开了宽敞的地方,等濮阳泽他们通过了之后才恢复队形,这在宫中可是头一份儿的待遇。

  “世子爷,您可回来了,圣上已经问了好几遍了呢。”

  一行人直接骑着马,驾着马车到了御书房的门前,濮阳泽刚从马上翻身下来,一直守在门外面,脖子都快抻出一截的太监大总管孙全福快速的迎了上来,亲自接过濮阳泽手中的马缰,给他牵着马匹。

  “孙公公。”濮阳泽冲着孙福全点了点头。

  “世子爷您快进去吧,外面奴才给您看着。”孙福全指了指濮阳泽身后的那几人还有两辆马车上的东西说到。

  进出御书房对于濮阳泽来说就跟进自己的书房差不多,可其他的人就不能这么随意了,得先得到龙傲天的准允后才能进入。

  濮阳泽也知道事情紧急,所以没在门口跟孙福全多耽搁时间,跟后面的人吩咐了句把东西先搬下来之后推门走进了御书房中。

  “回来了,情况怎么样?”龙傲天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在濮阳泽进来之前就已经从龙案后面走了出来。

  年轻的皇帝身穿着一身常服,年轻的脸上一片严肃,乌黑浓密的长发被一只看似简单的玉冠拢在头顶。

  “东西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了,人也抓住了,已经先一步送到暗牢中关着了,估摸着能挺一阵子。先让暗牢的人审着,等差不多了再让龙字辈的人接手。”

  “行,你看着办就好。这帮人,胆子也太大了,赈灾的款项也敢动,让我知道了是谁在背后伸的手,我不光要剁了他的爪子,我还要连他的头也一并摘了。”龙傲天自接到濮阳泽传回来的消息后,这火气就没消下去,要不是光阳城这边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他早就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到苍河那边跟濮阳泽汇合了。

  “这事背后可不简单,你自己小心一些,身边的人紧着可信的用,衣食穿着上也注意着些,别给人钻了空子。我先回了,家里还等着我回去用晚膳呢。”濮阳泽像是跟普通人相处那样,根本没拿龙傲天当燕琴国的皇帝看待,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没一口一个圣上的叫着。

  “哎?这就走了?你等等,我安排一下,跟你一起回,我可是好长时间没吃绣姨亲手做的饭菜了呢。”而龙傲天很显然没有因为濮阳泽对自己的态度散漫而有所不满,一听晚膳两个字,眼睛都亮了。

  “宫里还能少你一口吃的了?”濮阳泽虽嘴中说的嫌弃,可脚步却没动,等着龙傲天收拾完了龙案上的东西后才跟他一同走出御书房的大门。

  “你又不是不知道宫里用膳的时候那些规矩。”龙傲天不满的撇了撇嘴,“一顿饭下来,吃不饱不说,喜欢吃的东西还不能放开了吃,那叫用膳吗?那叫受刑。要不咱俩换换,你天天在宫里用膳,我就去镇国公府。”

  “呵呵。”濮阳泽瞅着龙傲天笑了笑,抬脚往御书房门口走去。

  “就知道你是这反应。”龙傲天也紧跟着往门口那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做着最后的努力,虽不能天天用膳的点儿都去镇国公府那边报道,可也得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次的事情过于严重,朕要去趟镇国公府,跟国公爷好好的研究一下这次的事情。一会儿朕把这四箱东西放回去之后就走,孙福全,你安排好剩下的事情。”出了御书房的大门,入眼的就是那四口显眼的大箱子,在自己下属跟孙福全的面前,龙傲天还是很注重自己的威严的。

  看到箱子表面还沾着的泥土,想到三年前的事情,龙傲天的火气止不住的又往上窜了窜。

  孙福全跟在龙傲天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然能听得出他话中的意思,虽然他也想去镇国公府凑凑热闹,可龙傲天已经给他下达了别的命令,只能靠着想象解解馋了。

  见龙傲天跟濮阳泽已经迈开了步子走在前面,孙福全急忙让龙字辈的护卫们抬起箱子,跟在他们二人的身后,往国库的方向那边走去。

  处置好了这四箱东西,龙字辈的护卫们也各归各位,在孙福全殷切的眼神下,龙傲天跟濮阳泽大摇大摆的出了宫门,既没套马车也没骑马,较着劲儿的用轻功直接从屋顶上飞奔而过。

  到了镇国公府门前,二人也没等门房开门,直接翻墙跳了进去。守门的门房也见怪不怪了,老远就看到了是自家世子也跟当今的圣上又在比试,只是掀了掀眼皮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门口那边。

  “绣姨,我来了。”还没靠近用膳的小厅呢,龙傲天扯着嗓子就喊开,一点儿都没有一国之主的样子。

  刚走进小厅的一行人听到这一嗓子立刻停住了脚步,站在童绣身边的濮阳黎诺脸上都快要阴出水来了,眼前的一群人还没安置好呢,这又来了一个分散自己媳妇心神的小子,他这日子怎么过的这么苦哇?!

  “呀,这么多人啊。”看到跟在童绣身后的几人,龙傲天急忙减慢了速度,想要挽回一下自己的颜面。可他之前的速度太快了,隔得距离也太紧了,颜面没挽回,还差一点儿撞到云凌璟的身上,造成更囧的局面。

  “小心着些。”原本跟他肩并肩一起过来的濮阳泽突然加快了速度,伸手把云凌璟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护的紧紧的。

  对于濮阳泽的这一举动,小五子他们都见怪不怪了,可童绣没见过啊,自己儿子是个什么脾性她是最了解的,即便云凌璟是他招揽回来的人,但也不会表现的这么紧张。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被他护在怀中的云凌璟好似是这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一般,看的她这个亲娘都有些吃味了。

  一旁的濮阳黎诺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他只要看好了自己的媳妇就行,至于孩子什么的,只要不来跟他抢媳妇,他爱咋地咋地。

  “阿,阿泽?”龙傲天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濮阳泽,瞅瞅他,再瞅瞅他怀中护着的云凌璟,一个高蹿到了童绣的身后。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早早的跟濮阳泽就认识了,从小到大什么都能分享,所有事儿都一起担着,要不是他们二人了解对方跟了解自己似的,就凭他长了一张“如花似月”的脸,那今天被护进濮阳泽怀中的就成了他了吧?!

  “咳咳,阿泽啊,娘知道你爱护人才,为了等你都已经过了用晚膳的时辰了,傲天跟你,还有云仵作他们肯定都饿坏了,咱们用膳,用膳。”童绣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家儿子那舍不得刚开的铁臂,就差大吼一声,你给老娘把手撒开,翻开你胸前的那个少年。

  “云仵作?”站在童绣身后的龙傲天听到这三个字后两步走到了濮阳泽跟前,要不是顾及着濮阳泽把人给紧紧的护在胸前,他肯定第一时间把人拉到自己跟前,使劲贴紧了她好好的看看。

  之前濮阳泽给他传信的时候提前打过招呼,龙傲天知道云凌璟是个女子,那他也就不担心自己的“花容月貌”会被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友惦记了。

  “给圣上问安。”云凌璟从濮阳泽怀中挣脱出来,冲着龙傲天行了一个大礼。

  闻言,小五子跟冷天明也反应了过来,急忙见了礼。

  眼前的人是跟濮阳泽一同回来的,濮阳泽刚才可是进宫去了。而且童绣还叫了声“傲天”,种种迹象表明,站在他们跟前的这位就是掌控整个燕琴国最高权势的皇帝。

  可他们从没想过燕琴国的这位皇帝竟然是这么一位“不靠谱”的,身上一点儿皇上的架子不说,还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他们心中关于皇帝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崩塌了,他们甚至听到了基石碎裂掉落的声音。

  “免礼。”龙傲天挺了挺自己的腰身,想要重新树立一下自己在他们眼中的形象,可再怎么遮掩,也无法让人忘掉刚才他的种种表现。

  “咳,不是说要用膳吗?”一想到小厅中已经摆满了自己喜欢吃的饭菜,龙傲天又有些绷不住了,鼻息间好像也嗅到了那诱人的香味。

  “对对,赶紧的用膳,在等下去饭菜都凉了。”童绣眼神复杂的看了眼濮阳泽跟他身边的云凌璟,不着痕迹的把濮阳泽拉了过来,另一只手则是拉着龙傲天,先一步走进了小厅中。

  被剩下的濮阳黎诺脸色更黑了,心中正琢磨着再把自己儿子给扔哪个犄角旮旯去,省的他一回来自己就没法跟媳妇黏糊了。

  整个用膳的期间,濮阳泽一直都在照顾着云凌璟,时不时的给她夹菜,盛汤。

  小五子他们都习惯濮阳泽这样的动作了,见怪不怪的安静的拥着膳食,只有童绣是越吃越堵心,自己儿子好不容易对一个人上了心,可对方却是个少年,等老国公爷跟老夫人回来后,她要怎么交待呦。

  龙傲天倒是没在意濮阳泽做了些什么,他的心神都在那些菜肴上,要不是还记得有其他人在,时时保持自己一国之主应有的形象,他动筷子的速度要比现在快上好几倍。

  用完了晚膳,云凌璟他们都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龙傲天则是挺着撑的快要顶出肚尖的肚子摇摇晃晃的翻出了镇国公府的墙头,至于他说的跟镇国公研究事情什么的,在被他忘到脑后去了。

  “阿泽,你跟娘来一下。”见濮阳泽要回自己的院子,童绣纠结了一下叫住了他。

  “绣绣。”濮阳黎诺不愿意了,他都有一个晚膳的时间没跟自己媳妇说上句话了,刚想把媳妇拉到屋子中好好的“交流”一番,这下又被这臭小子给破坏了。

  “闭嘴,事关咱们镇国公府子孙后代的大事,你少打岔。”童绣横了濮阳黎诺一眼,拉着濮阳泽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去。

  “子孙后代的大事难道不是应该跟我商量吗?”濮阳黎诺不甘心的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随着前面的母子二人走着。

  “母亲,我知道您要说什么。”到了屋子中,还没等童绣开口,濮阳泽就先开了口。

  “阿泽啊,不是母亲要强迫你什么,咱们家也不是那等棒打鸳鸯的人家。可镇国公府到了你这辈就只剩下你这一个男丁了,你好歹留个一儿半女的。若是你不想带,交给母亲来带也行。”童绣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到,她倒不是要对云凌璟做什么,只是想到镇国公府还要往下传承下去,不得不对自己的儿子狠心一次了。

  “母亲。”濮阳泽心中是感动的,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么维护自己的情感。“凌璟是女子,往后咱们镇国公府肯定会人丁兴旺的。”

  “我知道云仵作是名男子,我也,什么?”童绣半晌才反应过来,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濮阳泽。

  “凌璟是女子,货真价实的。所以母亲不用担心没法跟祖父还有镇国公府历代的先祖们交代。”濮阳泽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没骗母亲?”童绣有把今天从见到云凌璟之后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可她仍旧不敢相信,那个看似平静沉稳的少年竟然是个女子。

  “千真万确。”濮阳泽把之前在淮县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连带着还说了说从庆县一路到光阳城发生的一些事情。

  不怪童绣他们消息闭塞,主要是这件事解决的时候是在宅子中,当事人只是明家的那些人,外面的百姓们即便是之后知道了这件事情,要靠他们的嘴传播开也得用段时间。

  而且童绣也不是那种喜欢听八卦的人,有那闲功夫,她早研制出几道可口的饭菜来了。

  “啧,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狠心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利益致自己亲生骨肉的性命不顾。这凌璟也真是可怜,才刚下生就遭了这份罪,还好遇上了一对好心的养父母,不然。”童绣听完濮阳泽的话之后心中是感慨万分,想到自己当年怀孕那会儿的心情,怎么都不相信一个母亲竟然会做出如此绝情的事情来。

  “你以后可得好好的对凌璟啊,不能让她受半点的委屈,女儿家生来就是应该被疼着宠着的。”确定了云凌璟的身份,童绣也完全把心放了下来,这时候她已经完全把云凌璟当成了儿媳妇来看待了。

  “母亲放心,我会的。”得到了童绣的认可,濮阳泽也很高兴,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主院,本相去云凌璟那边看一眼的,可想到这几天都没好好的休息,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脚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去。

  已经躺下准备休息的云凌璟一点儿都不知道童绣已经拿她当自家人看待了,睡过去之前,她还在想怎么才能在龙傲天把任职的圣旨发布下来之前偷偷的离开。

  “哎呀,既然凌璟是个女子,那她住的院子就不能再安排在前院了,应该住到后院去的。”等濮阳泽走了,濮阳黎诺刚想跟自己媳妇近乎近乎,还没等他靠上来呢,童绣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要往外屋子外面走。

  “媳妇,天都晚了,要挪院子也得等到明天,这时候人家都睡下了。”濮阳黎诺一下子抱住了童绣的腰身,把她使劲往自己的怀里按了按。

  “也对,那明天一早就让凌璟把院子换到后院去,我看那孩子身子骨有些瘦弱,等明儿一早让厨房那边每天熬一碗老参汤给她送过去,好好的补补身子。”童绣看了看窗户外面的天色也没坚持,心中已经开始打算云凌璟往后的膳食了。

  濮阳黎诺无奈的看着自己媳妇,打横把人抱起来放到了床榻上,自己也跟着翻身压了上去,“媳妇,你忽视我好长时间了。”

  说着濮阳黎诺身体力行的诉说着他的不满,一直到了后半夜,屋子中才没了动静。

  第二天刚过辰时,童绣就起身穿衣,匆匆的跑到厨房中去了,看着行动利落的媳妇,濮阳黎诺暗戳戳的心中下了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再努力些,不然自己媳妇会一直忽视自己的。

  “圣旨到!”

  刚用完了早膳,宫中的圣旨就传到了镇国公府中。

  圣旨中显示嘉奖了濮阳泽这次找到三年前丢失的赈灾款项,虽不能给个官当当,可上好的珍宝药材什么的都赏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濮阳泽这次带回来的这些人,他们也参与到了此次找回被劫赈灾款项的事情中,论功行赏,都有了自己的职位。

  云凌璟被任命为大理寺首席仵作司使,官位正三品,跟大理寺卿是一个品级,也就是说,在大理寺中,没有人能命令云凌璟去做事,只有她命底下的人办事的。

  小五子被任命为大理寺寺正使,官位正五品,可以单独的审讯犯人。

  冷天明被任命为首席仵作司使学徒兼主簿,官位正五品,可随意的查阅大理寺中的任何案件。

  何奇正被任命为大理寺司直,官位从五品,主要是跟在云凌璟的身边,一则是为了保护她,二则能参与到各种案件中。

  这道圣旨一下,别说是大理寺中,就连朝堂上都震惊了,光阳城中有些权势的府邸纷纷派出人去打探这几人的来历,不过听到他们是濮阳泽带回来的人,暂时都住在了镇国公府中,打探的人明显少了许多。不过还有一些自认有些能力的府邸依旧在打探他们几人的消息,只不过不是在明面上动作了,而是转到私底下了。

  圣旨虽然下来了,可要上任还得准备一些时间,不光是云凌璟他们的官府官印要制作,大理寺那边也得给他们空出相应的办公地点来,虽然大理寺的人心中都很不服气。

  “怎么这么快就把职位给定下来了?”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大理寺首席仵作司使,云凌璟为难的皱了皱眉,她这偷溜的计划还没指定好呢。

  “你不满意这个职位吗?”濮阳泽在还没有回光阳城的时候就在书信中跟龙傲天打过招呼了,他们二人昨天在回镇国公府的时候把具体的职位才给定下来。

  不过现在看云凌璟的表情,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职位,难道是觉得首席仵作司使这个官职的名字难听了?

  “不是,一下子就给三品的官职,还是与大理寺卿容易品级,是不是有些过于招摇了?”其实云凌璟想要说的是这官职定的也太快了些,早知道她昨天晚上就算是不睡觉也要趁着圣旨还没下来的时候偷偷的溜了。

  “这是圣上给的,谁能反对?不用管那些人,要是有人给你脸色看,直接让何奇正打回去,你后面还有镇国公府呢。”濮阳泽说的很是豪气。

  也是,濮阳泽确实有这样的底气,整个光阳城,甚至是燕琴国,谁敢得罪镇国公府?就是没有镇国公府,就是他作为龙傲天发小加好友的这个身份,别人也不敢得罪他。

  “不用担心,明天开始我带着你去大理寺那边先熟悉一下环境,看看谁不长眼的要当这个出头鸟。”

  云凌璟哪是担心这些,见濮阳泽说的坚定,也只能点头答应。

  “从光阳城这边到庆县,一般的书信要多上时间能到达?”既然圣旨已经下了,她暂时不能离开光阳城,云凌璟得先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一下云良,也不能让他们一直为自己担着心。

  “加急书信要十五天,一般的话差不多得一个月才能到,若是用镇国公府的渠道,顶多五六天的时间就能送到。”云凌璟一问,濮阳泽就知道她的意思,对于云良跟温沐晴,他也是感激的很,要不是十五年前他们的善举,自己哪能遇到云凌璟?

  “那就用加急的吧,在哪寄出?”云凌璟想了想,镇国公府的通信渠道肯定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传达,她只是寄一封家信,告诉云良他们自己现在在光阳城的情况。

  “写好之后给我就成,我让下面的人给你送,回信也能及时的带回来,来回也不过是十几天的时间。”

  “好吧,那就麻烦濮阳世子了。”云凌璟见濮阳泽坚持,也没再推脱,她也想快些知道云良那边的情况,特别是云婉柔,吃了那些要之后身体是不是已经恢复了。

  说做就做,云凌璟要了纸笔之后很快的就把信写好了,也没封口,她写的这封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可让人知道的,自己是女子的事情濮阳泽已经知道了,在心中也不用在隐瞒什么。

  拿到信之后,濮阳泽当着云凌璟的面在封口印上了镇国公府的印记,吩咐了龙焦把信发了出去。

  “赶紧去收拾一下,叫上小五子他们,圣旨已经接了,还得进宫去谢恩。之后我带着你们走一趟大理寺,认识一下以后要共事的几个人。”

  等濮阳泽他们到了御书房门口的时候,正巧碰到从里面出来的当朝丞相胡能,定安子爵府的爵爷蒋坤,大理寺卿严正,宰相杨顾。

  “濮阳世子。”几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过看到濮阳泽还得给几分面子的,他们虽说在别的地方都是被敬着供着的,可在濮阳泽的跟前他们可不敢托大,人家可是镇国公府唯一的世子。

  “这几位就是今天新封的几位大人吧。”胡能的目光越过濮阳泽,直直的看着他身后的几人。

  “正式,本世子带他们来谢恩。”

  “这官椅还没坐上呢就这么的目中无人了?年轻人,锋芒过盛可不是什么好事。”站在胡能左边的蒋坤冷笑了一声说道,他的眼神夹杂着碎冰在云凌璟他们几人的身上来回的扫视。

  “给几位大人见礼。”云凌璟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

  小五子虽说有些胆颤,可也知道这时候不是退缩的时候,也学着云凌璟的样子行了一礼。

  冷天明脸上想来表情就不多,也绷着脸行了一礼。

  最后面的何奇正向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怕他站的远了前面的人听不到,提高了嗓音也给他们见了礼。

  可能是何奇正的嗓音有些大,以胡能为首的几人眼前一花,耳中鸣响了一会儿。“哼,莽夫!”

  忍着不适,胡能甩了下衣袖离开了御书房门前,气冲冲的往宫门那边走去。

  剩下的蒋坤跟杨顾也有样学样的甩了下袖子,迈开步子离开了这边。

  不过严正却没有这么做,他在经过云凌璟他们的时候顿了顿脚步,仔细的看了几眼眼前的几个陌生面孔,见他们都是这么年轻,特别是还有一个半大的少年跟一个小毛孩子,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云哥哥,他这是看不上咱们吗?”小五子眨了眨眼,提高了嗓音,正好能被还没走远的严正听到。

  “以貌观人,不看细节,所以最不可取的。”云凌璟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句话轻飘飘的传到了严正的耳中,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见说话的是那名半大的少年,也听到了那小毛孩子对她的称呼,就知道那人是四人中官职最高的云凌璟,眼中闪过惊讶。

  原本严正以为一脸冷情的才是云凌璟,却没想到自己却猜错了。再加上刚才云凌璟说的那句话,严正的脸色一红,加快了步伐离开了御书房的门前。

  “呵,自以为是的一群老东西。”濮阳泽不屑的勾了勾唇,“去禀报吧。”

  “是,奴才这就去。”守在外面的小太监得了领急忙进了御书房,这几位可都是大神,他这个小虾米只要听命办事就好,其余的,他没听到,也没看到。

  “那些人来烦你了?”一进御书房,濮阳泽就看到一脸怒色的龙傲天。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群人,最喜欢倚老卖老,还当自己是父皇钦点的辅国大臣呢?朕勤政都两年多了,也该让他们知道燕琴国是谁说的算了。”

  ------题外话------

  控制了下字数,好像五百字以下不收费哒o(* ̄︶ ̄*)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9968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