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游玩

第一百二十二章 游玩

  “安王的脸皮还真是厚实,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两片嘴唇上下一碰的说到这么冠冕堂皇。”濮阳泽一眼横了过去,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龙傲治还有这脸皮呢?

  “濮阳世子,这些人都是你带进来的,是不是你想在背后挑拨本王跟皇兄之间的关系?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不好,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是你镇国公府有什么想法?”也不知道是急智还是误打误撞,龙傲治这次倒是脑筋转的快了很多,开口就把问题扯到了濮阳泽跟镇国公府的头上。

  满殿的大臣闻言,全都扭头看向了濮阳泽,全都在心中掂量龙傲治方才说的话是不是有可能。

  “朕与你之间还用得着别人来挑拨?”龙傲天轻轻嗤笑了一声,“你也未免太给自己脸面了。”

  “你,把之前说过的有关战马跟兵刃的事情详细述说一下,到底谁是人,谁是鬼,查过之后立见分晓。”龙傲天没有再理会龙傲治,而是直接看向了最后开口说话的那名男子身上。

  “是,是。”男子也不敢有所隐瞒,这两件事他也参与过,所以很快的就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满殿的大臣们再次转移目光,那男子说的有证有据的,就连详细的日期跟地点都说了出来,让他们在心中已经完全相信了龙傲治确实有想利用武力来夺位的意思。

  “北漠国跟车雾国与燕琴国的来往并不是很频繁,这种购买大量战马跟兵刃的动作肯定会留下很多的线索,安王是自己认下呢还是等圣上把跟你联络的人找到后一并带到大殿上来,当着众大臣的面对峙呢?”

  “你!”龙傲治狠毒了濮阳泽那高高在上审问他的样子,这感觉糟糕透了。

  要说这世上龙傲治最讨厌的是龙傲天,那第二个就是濮阳泽,身为镇国公府的唯一继承人,他在威望的名声竟然比他们这些皇室的子弟都要高,怎能让他不心生怨恨?

  “圣上,老臣认为应该彻查此事,事关燕琴国国之根本的大事,绝对不能让一些人趁机做出通外灭国的事情来。老臣作为成曾经的辅国大臣,特请命督查此事。”胡能见龙傲治被濮阳泽堵的说不出话来,算计了下在这件事情中丞相府能得到的利处,急忙开了口。

  胡能跟蒋坤一样,都是先帝在临终前钦点的辅国大臣,二人之间的关系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反正就是能维持面子上过得去就成,在私底下对对方是个什么态度,他们也都心知肚明。

  现在的情况是定安子爵府走向没落是不争事实,虽然定安子爵府在这些年来已经不复之前的荣光,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蒋坤手中有些东西掏出来还是很可观的,与其都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自己先占一份呢。

  其余的大臣们也应该感觉到了这次定安子爵府跟龙傲治是没有再翻身的可能,纷纷上前,完全同意胡能的请求。还有几个跟杨顾走的比较近的官员则是推荐他彻查,一时间大殿上开始出现了因意见不同而产生的微弱争吵声。

  “这件事之前既然是大理寺的人在查办,往后都交由大理寺来处置,胡丞相跟杨宰相也有自己的公务要处理,这等小事就不用特意麻烦两位了。”龙傲天哪能不知道胡能跟杨顾的心思?虽然他对定安子爵府上的东西还看不到眼力,可蚊子腿也是肉,谁还会嫌自己的国库太空旷?

  “安王跟蒋坤暂时关押大理寺,等北漠国跟车雾国那边的事情落实下来后再行判罚。定安子爵府的人今天之内搬出府邸,濮阳世子带人去彻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证据。至于蒋静心跟你们四人,严正,你把人带回去,等定了定安子爵府的罪证之后一起惩处。”龙傲天处理的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底下的大臣们也不敢在继续争吵,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之后应了一句圣上英明。不过他们看向濮阳泽的眼神又多了些思绪,在心里盘算着以后要怎么跟云凌璟他们打好关系,也好跟镇国公府那边搭上线。

  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孙福全高喊了一声“退朝”,跟在龙傲天的身后转到了后殿。

  有大内的侍卫走进来,押着蒋坤等人等在了外面,只等严正出来后跟在他身后往大理寺那边去。

  有了确切的方向跟接头人,大理寺那边的动作也很快,只两三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证据都找全了,龙傲治跟蒋坤意图用武力夺位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按照燕琴国的律法,定安子爵府彻底的退出了上层交际圈,蒋坤的爵位被撸夺,府中男子统一被发配充军,女眷则是被贬入劳作坊,没日没夜的做着粗糙的活计。

  龙傲治经皇室一些宗亲的一致讨论后,被除了玉碟上的名字,成为了普通的百姓。不过鉴于他到底是先帝的儿子,之前的安王府并没有收回,只是把大门上的牌子给摘了。里面的一切物件都被充公,府上的丫鬟小厮也被遣散,只剩下一座空宅子,生活上勉强能吃得饱,冻不着,想要享受可就不成了。

  而龙傲治之前也没正式的娶妃生子,之前被他收房的通房丫鬟们愿意留下的也可以继续留在他身边,不愿意留下的可以出府自求生路。

  那些通房丫鬟之前可都比平常商户人家的小姐生活的都要好,这一下子没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了,都不愿意继续留在府中,哪怕是去青楼中谋生也不想继续留在龙傲治的身边伺候他。

  得知这些人的决定后,龙傲治后悔死了,他倒不是后悔走上了这条路,而是后悔没有再更早的时候就开始谋划,趁着龙傲天还没有亲政的时候就把他拉下来,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和宁宫那边也被彻查了一遍,作为龙傲治的生母,她肯定也知道自己儿子跟父亲私底下做出来的那些事,但她毕竟是先帝的妃子,龙傲天也不好处置的太过,只是让人把她送到了先帝皇陵,让她的下半辈子都陪在先帝的“身边”。

  缅南城那边倒是没受多大的牵连,参与到这件事中的只有蒋静心,梁秉诚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心目中温柔似水的夫人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能耐跟野心,在他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人驱车进了光阳城,看到了货真价实的证据后,只领着梁珂蔓颓废的回了缅南城。

  该处置的大部分都处置明白了,云凌璟他们几人经过这件事,也算是在大理寺中站在了脚步。

  你看看人家,刚一来大理寺就把三年前的赈灾款项被劫一案办理的妥妥帖帖的,而且那最小的小五子还有一手巧妙的审讯技巧,让那些在大理寺中呆了好些年的人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

  白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他们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要在一帮年轻人的手底下做事。红是因为臊的,自己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子给比下去了,能不臊吗?

  “哈哈,夫人您是没看到大理寺那群人的脸色,真的是太精彩了。”小五子一回到镇国公府,就兴奋的停不下来了。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住在镇国公府中,也跟童绣很熟悉了,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小五子在她面前一点儿都藏不住。

  “这还只是小露一手呢,等他们见识到云哥哥的剖尸手艺后,还不得惊掉眼珠子?!”

  云凌璟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惊掉眼珠子倒是不可能,最有可能是的训斥她不尊重死者,要知道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死者为大,人死之后绝对不能对尸体有任何人为的损坏,所以现有的这些仵作在验尸的时候大多都是验看现有的伤口来确定凶器节能是什么,还有就是小范围的检验尸体是不是有中毒的现象,确定毒源,而不会像她那样把尸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解剖开来仔细的研究一番。

  童绣倒是没怎么在意小五子说的什么,不过听到云凌璟很厉害之后,与有荣焉的坐直了腰身,好像小五子刚刚夸的是她一般。

  这几天接触下来,童绣是真的喜欢上了云凌璟这个姑娘,做事不慌不忙,进退有度,能把控住事情的节奏,还能得小五子跟冷天明全心全意的崇敬。

  最重要的是这姑娘很有一套自己的形式原则,在镇国公府住的这些日子也没因为自己跟濮阳泽的特殊对待而趾高气扬。

  不过一想到这么好的姑娘自己的儿子至今没有把人给拿下,童绣刚直起来的腰身有往下坠了坠,一个刀眼甩到了濮阳泽的身上。

  濮阳泽一点儿都没注意童绣甩过来的眼神,他正愁要用什么法子把云凌璟继续留在镇国公府中呢。

  现在案件已经完结了,云凌璟他们的时间也算是空闲下来了,今天早膳的时候云凌璟还提了一句要在光阳城找宅子呢,甚至还问道了之前他跟龙傲治提起过的那个挂在官府中出售的那个宅子。

  濮阳泽生怕云凌璟看上了那宅子,不得已应承下帮着他们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宅子,至于之前被他提到过的那所宅子,让他用龙傲治曾经利用过那里,沾染了他的晦气这一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绣姨有相熟的牙行吗?”聊完了大理寺中的事情,小五子突然问道。

  “是有两个关系不错的牙行,小五子想要买个小厮吗?”童绣疑惑的看了看小五子,他现在也算是朝廷中的大臣了,是应该有个小厮在他身边伺候着了。

  “不是不是,小五子自己的事情能自己做,不用人伺候。我们在镇国公府叨扰的时间也不短了,而且我们几人身上也有了相应的官职,不好再继续在打扰绣姨,以免传出不好的话出去。”小五子虽然人小,可在大理寺中也听到过一两个人嚼过舌根。

  小五子是真的很喜欢住在镇国公府,在童绣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母爱,而且府中的人待他们都很好,他其实也不想离开。可他们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外面肯定会对镇国公府有想法,而且还刚出了龙傲治这件事,一些大臣们很容易想到别的地方去,为了不给童绣他们惹上麻烦,他们搬走是最好的选择。

  童绣一听就知道了小五子的意思,她可不在意外面的人怎么看待镇国公府,反正他们做的正行的端,那些人爱说就说去呗,反正他们身上又不会少块肉。

  “不用理会外面的那些人,他们就是先吃萝卜淡操心。”童绣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她一向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隐藏自己的真性情。

  “你们就安安心心的在府中住着,我看谁敢在我跟前瞎传话。”童绣当然不想放他们离开,自己儿子还没把媳妇给追到手呢,近水楼台行动都这么慢,若是云凌璟再搬了出去,她还等到那年那月才能抱上软绵绵胖乎乎的大孙子?

  “可是,没什么可是的,听绣姨的。对了,你们这都来光阳城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还没到处逛逛?正好趁着了结了案子,绣姨带你们出去好好的看看光阳城的全貌。”说着,童绣还冲着濮阳泽使了个眼色,让他到时候见机行事,单独带着云凌璟好好好的游玩一番。

  从刚才童绣不赞同小五子离开的时候,濮阳泽就收回了心思,这下又见童绣拼命的使眼色,他冲着自己的母亲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柔和的看了眼云凌璟,想着一会儿要带她到什么地方去。

  小五子年纪小,真是好动的时候,一听要出去逛光阳城,也暂时把搬离镇国公府的念头往下压了下,眼中也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坐在童绣身边的濮阳黎诺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些天他感觉自己在童绣心中的位置好像下降了不少,往常都是他陪着童绣的时间多,可现在呢,有了这几个臭小子,自己夫人的心神都不在自己这边了,看来他晚上得再努力一些了,他就不信等童绣累到起不来床还能有心思去关心别人。

  此时正想着要多给自己的儿子创造条件的童绣一点儿都不知道,接下来得好几天,她跟床榻缠绵不绝的陪伴生活。

  童绣是个行动派,既然要出去逛街,立刻让下人去准备起来。正好趁着现在秋初,天气渐渐的不那么热了,出门也不会被晒着,早些出门还能多逛一会儿。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镇国公府的大门,童绣想要撮合濮阳泽跟云凌璟,也没让人准备马车,都在马车上坐着一会儿还怎么不小心走散了呢?

  光阳城处在燕琴国比较靠北的地界上,初秋的天气并没有所谓的秋老虎,清爽的秋风吹过,很是惬意,一行人就在微微的秋风中开始四处的闲逛。

  童绣看了眼濮阳泽,把小五子带在了自己的身边身边,一路上介绍着光阳城中的百年老店,风土人情,很快就走到了名为小镜湖的湖边。

  小镜湖也算是光阳城中的一个独特的景色了,一年四季小镜湖都是一片寂静,即便有风吹过,或是有鱼上来换气,下一刻湖面立马回复原状,就跟镜子一样,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名字。

  “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四处去走走吧,我在这边歇歇脚。”说着,童绣来到了一处春亭中,随意的抚了下石凳就想坐下。

  可她身边的濮阳黎诺哪能让自己媳妇坐这么凉的石凳,当下从身后的小厮手中接过一个软和的坐垫,放好了之后才示意她可以坐下了。等童绣坐下之后,濮阳黎诺才紧挨着他坐下,只不过他坐的时候没有垫软垫。

  “那边还有泊船,你们若是想看一看湖那边的景色,可以坐着船过去瞧瞧。”童绣指了指不远处,可以隐约看到有根叶繁茂,相互簇拥在一起的榕树,也有在榕树下面静静盛开的小花,倒是很美的一幅景色。

  “那绣姨在这边休息,我们去看看就回。”小五子早就看到了那边高大的榕树林,迫不及待的想要过去瞧一瞧了。

  冷天明虽然性子寡淡,但看到这么神奇的小镜湖跟远处的景色也不由得起了兴致,冲着童绣跟濮阳黎诺行礼一礼后跟上了小五子的步伐。

  何奇正眼中倒没感觉景有多美,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近距离的看看小镜湖为什么会在瞬间恢复平静,也兴冲冲的跟了上去。

  “凌璟不去看看吗?”见其余的三人都离开了,童绣赶紧的给濮阳泽使眼色。

  云凌璟之前见过不少的优美景色,差不多都快免疫了。不过见濮阳黎诺一副想要跟童绣单独相处的样子,也自认自己是个很识趣的人,点了点头也往湖边走去。

  云凌璟走了,濮阳泽当然也跟着一同离开了,春亭里只剩下童绣跟濮阳黎诺,跟在他们身边的小厮也让他给打发着出了春亭。

  还没等云凌璟走到泊船那边,小五子他们坐的船已经出发了,最兴奋的小五子站在船头不住的看着远处的榕树林,而何奇正则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湖面,好像那湖面下一刻就能生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小镜湖的泊船最多只能乘坐三人,船夫定是见人满了,这才出发的。”濮阳泽给云凌璟解释道。“那边还有泊船,阿璟想要游湖的话咱们去坐那边的。”

  云凌璟一个激灵,看着濮阳泽眨了眨眼睛,他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怎么就突然叫上阿璟这么亲昵的称呼了?

  濮阳泽笑了笑,抓住云凌璟的手往另一艘泊船那边走去,他只当云凌璟刚才的怔愣是默认了他的提议。

  原本濮阳泽还想着要怎么跟小五子他们分开走呢,没想到童绣竟然带着他们来到了小镜湖这边,更重要的是小镜湖这边的泊船都不是大船,尽多乘坐三两人,对于这一安排,濮阳泽很是满意,开心之下就把心底最想喊的称呼给叫出来了。

  “客观,您们可坐好了?”走到船上,船夫的眼神一直在濮阳泽跟云凌璟的身上来回的观望,他可没忘记刚才二人上来的时候可是手拉着手的,若是这两人一男一女,他也不会多看半分,问题是这两人可都是男子。

  “赶快放手。”云凌璟在濮阳泽的耳边低吼了一声,她可不想被人当成耍猴的看。

  “船会晃荡,怕一会儿坐不稳。”濮阳泽不但没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

  云凌璟都想翻白眼了,船晃动的时候她也会跟着晃好不好?抓着她的手有什么用?想要不晃你倒是别来坐船啊。

  “那臭小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的把握住这次机会跟凌璟再进一步。”坐在春亭中的童绣看着坐在同一艘船上的两人心中有些焦急。

  “是那小子娶媳妇,咱么不用跟着着急。”濮阳黎诺很是不满童绣一直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媳妇,你都好长时间没好好的看看我了。”

  说着,濮阳黎诺感觉自己特委屈,捏着童绣的手指时不时的揉搓一下。

  “能不急吗?阿泽今年都十九了,你在这个年龄的时候。”说到这里,童绣突然顿住了,好像濮阳黎诺在十九岁的时候还没认识她呢,而濮阳泽已经有目标了,所以这是儿子比老子强?

  “哪家的公子在十九岁的时候还没定亲?”不能拿濮阳黎诺来做对比,童绣硬生生的话题给转了过来。

  “有啊,龙傲天那小子今年都二十了呢。”

  童绣一咽,不满的看了眼跟自己唱反调的濮阳黎诺。

  “他是燕琴国的一国之主,择后选妃肯定得谨慎一些,咱家臭小子比不得,比不得。”看到童绣的脸色有些难看,求生欲很强的濮阳黎诺改口改的很快。

  开玩笑了,若是惹得自己媳妇生气了,晚上让他去水书房,他跟谁讲理去?

  童绣的脸色瞬间好了不少,“就是,咱们可不能跟他比。”

  见危机解除,濮阳黎诺抬手摸了摸额角的汗渍,庆幸自己的脑子转的快,今天不用睡书房了。

  “你说,若是我给那臭小子下药的话,咱们能不能早一些抱上大孙子?”

  “媳妇,凌璟虽是仵作,可她在医术上的研究也不小,不然也不会让蒋静心那么容易的招供出来了。”濮阳黎诺捏了捏额角,自己媳妇为了赶紧的媳妇茶,真是什么都敢想,她就不怕弄巧成拙把人给吓跑了?

  “也是,真是的,那臭小子也不知道随了谁,动作也太慢了。”

  “不是我,当年我可比他速度快。”

  想到二十年前的事情,童绣的脸突然一红,“咳,我去湖边看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98818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