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行刑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行刑

  “你,你,阿璟你方才说什么?”濮阳泽刚反应过来云凌璟之前说的那句话,不确定的问道,不自知的带上了些结巴。

  “我说那就再多想几天。”云凌璟的唇悄悄往上勾了勾。

  “不是这句,是前面那句。”濮阳泽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当他的眼睛扫到云凌璟嘴角的弧度后,心底涌出了一股甜蜜,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听错,可他就是想再听一遍,不,听一百遍都不够。

  “没听到就算了。”云凌璟的笑意更甚,这下不止是嘴角,就连眼中都盛满了绚烂的光华。

  “阿璟。”濮阳泽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云凌璟的手,都不敢用劲儿,生怕一个不小心伤自己粗手粗脚的伤到了她。“再说一遍可好?我想听。”

  “我说,我们可以先处着试试。”云凌璟也不在逗弄濮阳泽,眼前的男人小心谨慎的样子让她心软。

  这可是镇国公府唯一的继承人,整个燕琴国除了皇室之外也就只有镇国公府的权势最大,这么一个集权势于一身的人在她跟前只为了一句话却如此的不安,让她如何能不心软?

  “阿璟,阿璟。”濮阳泽得到想要的答案,一把把人揽进了怀中,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只能一个劲儿的叫着云凌璟的名字。

  “嗯,我在。”云凌璟缓缓的动了动手臂,环住了濮阳泽的腰,把自己整个人嵌入到对方的怀中。

  感受到怀中人的主动,濮阳泽收紧了胳膊,恨不能把人融入自己的身体中,永永远远的不分开。

  “阿泽,我透不过气来了。”云凌璟在濮阳泽的怀中闷闷的说到,要是再被他这么抱着,她可能是第一个接受了表白后闷死在对方怀中的人。

  “啊璟,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濮阳泽稍稍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力道,不过依旧没有把人放开。

  感受到濮阳泽从内心散发出的兴奋气息,云凌璟也没再嫌弃对方把自己箍的太紧,就稍稍放纵他这一回吧。

  “会被人看到的。”又抱了一会儿,云凌璟的眼角看到好几个下人探头探脑的在不远处走了一趟又一趟,她的脸颊悄悄染上了红晕。

  “嗯。”濮阳泽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表示他知道了,可胳膊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濮阳泽才不舍的放开怀中的人,不满的看了眼那几个来来回回“路过”了好几遍的下人,要不是有他们在,自己还能多抱一会儿呢。

  几个下人刚才还满心欢喜的想着自家世子爷终于“有人要”了,镇国公府的喜事也不远了,可这高兴劲儿还没维持多长时间就被濮阳泽的一记冷眼给打的灰飞烟灭,一缩脖子,灰溜溜的该干嘛干嘛去了。

  当然,去给童绣禀报这个好消息还是要做的,他们也知道童绣自濮阳泽十六岁起就一直惦记着儿媳妇了,这一惦记就惦记了三年多,现在终于有了好消息,可不得赶紧的禀报给她知道嘛。

  “阿璟什么时候换上女装让我看看?”瞧着眼前的姑娘,濮阳泽心中那个美,甚至都已经想到了成婚那天二人要穿什么样的衣裳,佩戴什么样的饰品。

  只不过他一次都没见过云凌璟正式穿女装的样子,无法想象到时候大红的嫁衣穿在她身上是个什么效果。

  “女装不方便,走起路来碍事的很。”对于这个时代的女装,云凌璟表示她接受无能。

  先不说什么襦裙对襟上衣的这些东西她一件都没搞明白怎么搭配,就是一件又一件的往自己身上套小衬、里衣、中衣、外衫、衣裙、外罩衫之类的东西,只看到那些摆在衣架上的衣裳她的头都大了,哪还有心思去穿?

  男装可是简单的多了,里衣、中衣、外衫,一下子就穿好了,只相当于现代的穿个打底衫套个卫衣,最多再披个外套,省老事儿了。

  “可是我想看看阿璟穿上女装是个什么样子。”濮阳泽眼中闪烁着渴望。

  “等大理寺那边没这么多事儿了,我一定穿给阿泽看。”云凌璟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这样的濮阳泽,而且她今天才答应了跟人家交往一下试试,也应该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

  “一言为定,到时候阿璟只穿给我一人看就好。”濮阳泽没想到云凌璟答应的这么痛快,生怕她反悔了,不等云凌璟有动作,捧着她的脑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吻。

  其实濮阳泽是想把这个吻印在云凌璟的唇上的,可他又怕唐突了佳人,只能舍尔求其次的印在了额头上。不过虽说只是轻轻的碰触了一下,也够濮阳泽兴奋好长一段时间的,他不急,反正终于一天,他能在那张看着就很软乎的唇上肆意的动作的。

  而被吻的云凌璟,脸色更红了,之前她在留学的时候跟外国的友人见面的时候也行过贴面礼,男女均有,那时候的她从没感觉只是肌肤上的碰触,心中就能掀起飓风巨浪。

  可现在她感受到了,而且额头的温度越升越高,甚至蔓延到了整具身体上,心底也有一股陌生却舒适的感觉慢慢的上涌。

  “我,我先回了。”云凌璟扭头往自己院子的方向跑去,快要离开濮阳泽视线的时候还差点儿被自己的脚给绊倒,吓的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濮阳泽一个激灵,差点儿直接用轻功飞过去把人抱住。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姑娘害羞了,现在他过去指不定给自己的姑娘造成多大的影响呢,这次只是轻轻的绊了下自己,等自己真要是过去了,惹恼了她,后面遭罪的还是他自己。

  “世子爷,夫人让您去住院一趟。”刚才在外面“不经意”经过了好几次的一名下人看着满面春光的濮阳泽低声的禀报了一句,也没等他有回应,一溜儿小跑的没了踪影。

  等跑远了之后,下人才小心翼翼的回头瞅了眼,见原地已经没了濮阳泽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估摸着自己应该不会被自家世子爷嫉恨,安了安心后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儿子,来,来,听说?”刚走到主院的门口,就看到童绣已经等在了正房的门外,一双眸子异常的明亮。

  一看到濮阳泽走过来,童绣急忙冲着他招手,等不及他走过来,倒是自己小跑着到了濮阳泽的跟前。

  “我那乖孙是有谱了?咱们什么时候把阿璟的父母接过来好好商量商量?这事可是宜早不宜迟,阿璟这么有本事,可得赶紧的定下来,省得让外面的人发现了再起了别的心思。”

  “娘,这八字才写了一撇呢。”濮阳泽无奈的按了按额头,他可是没忘记,云凌璟只是说了相处一下试试,人家还没答应要嫁进镇国公府呢。

  “真是,真是,让娘说你什么好呢,怎么就这么的不争气呢。”童绣用手指戳了戳濮阳泽的胳膊,本来她是打算戳头的,可奈何儿子现在长的太高,要把胳膊举很高才能戳到,这么费力的事情她才不做呢。

  “娘放心,儿子回尽早的让您抱上乖孙的。”濮阳泽往旁边躲了躲,避开了童绣继续戳他的手指。

  对于濮阳泽来说,童绣的那点儿力道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只不过他怕濮阳黎诺看到自己媳妇跟别的“男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吃醋罢了,看在他之前交给自己怎么追媳妇的份上,年纪一大把的就少让他吃点儿醋吧。

  “这可是你说的。行了,别在这里瞎晃悠了,赶紧回去好好的想想法子,怎么才能把阿璟尽早的娶进门。”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童绣像驱逐鸟雀似的挥了挥手,示意濮阳泽赶紧的离开。

  濮阳泽苦笑不得的看着童绣进了屋子,转身离开主院,想去云凌璟的院子那边看看,可想到童绣的话,脚尖一转,回了自己的屋子,他是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才能让云凌璟松口嫁他了。

  “圣旨到!”第二天一早,刚下了早朝,孙福全捧着明晃晃的圣旨再次来到了镇国公府门前。

  “呦,这镇国公府还真是盛宠不断呐,三天两头的就有圣旨从宫里传下来,也不知道这次圣旨中写了些啥。”路过的百姓们听到孙福全的那声高喊,纷纷停下脚步观望,对于镇国公府的盛宠,只有羡慕的份儿。

  “杂家给镇国公、夫人、世子见礼。”进到镇国公府中,孙福全并没有急着宣读圣旨,而是先笑眯眯的行了礼。

  “嗯。”濮阳黎诺高冷的看了眼孙福全,然后把目光落在了童绣的身上,孙福全哪有自家媳妇好看啊。

  “福全来了啊,傲天那小子又要干吗?”童绣一如既往的热情,龙傲天是在她跟前长大的,孙福全自小就跟着龙傲天,她也没拿他当外人看,都当自己的孩子。

  “这次的案子大理寺那边处理的很及时,严大人昨天进宫的时候都跟圣上说了,云大人跟小五子大人出了不少力,这不,圣上要嘉奖一番了。”孙福全抬了抬手上的圣旨,找了一圈却没见云凌璟跟小五子的人。

  “原来是给阿璟还有小五子送奖赏来了啊,赶紧去把阿璟还有小五子请过来。”一听是给自己儿媳妇嘉奖的,童绣急忙唤了下人去请人。

  云凌璟跟小五子正准备来前院用早饭,然后去大理寺那边点卯,走到半路碰上了来请他们二人的下人,一听有圣旨来,加快了脚步往前厅这边来。

  “杂家见过云大人,五大人,您们二位接旨吧。”孙福全见人到了,也没耽搁时间,快速的把圣旨上的内容念了一遍,龙傲天那边还等着自己回宫回话呢。

  “来人,看茶。”孙福全念完圣旨的最后一个字,童绣那个兴奋啊,瞧瞧,瞧瞧,她家儿媳妇就是厉害,这才进大理寺不到一个月呢,直接从正三品升到了正二品,虽说只是顶着首席仵作的头衔,可是那官品却是实打实的,比大理寺卿还高上两级呢。

  “杂家谢过夫人,但是圣上还在宫里等着杂家的回信儿呢,杂家就不耽搁时间了。”

  “那你等等,我去拿些点心你捎带回去,即便回去的再晚,傲天看到的点心也不会怪罪你的。”童绣哪能就这么让孙福全走了,自家孩子最喜欢吃什么她可是记的清清楚楚的。

  “枣泥酥是给傲天的,桂花糕是给你的。”没一会儿的功夫,童绣就拎着两个食盒返了回来,先后交到了孙福全的手上。

  “多谢夫人。”孙福全眼中笑的真诚,他自小就被家里人卖进了宫里,因着手脚伶俐分派给了当时还是小太子的龙傲天,自小跟着他跟濮阳泽交朋友,往镇国公府跑,他也早把童绣他们当成了亲人。

  “那杂家就先回宫了,圣上说了,云大人有空就进宫谢恩,没空就不用单独跑了,自家人,不用那么多礼数。”孙福全当然也知道濮阳泽的心思,而且云凌璟也是个有能力的,以后接管镇国公府主母的位置,绰绰有余。

  等孙福全走了后,云凌璟他们也出了门,去大理寺那边点卯。

  大理寺那边随后也得了云凌璟跟小五子晋升的消息,不过见二人来了之后依旧跟以前一样与他们打招呼,并没有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众人在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很庆幸他们遇上的这些人人品都是杠杠的。

  又过了两天,邱千年被护卫们从大理寺的大牢中提了出来,一路上用囚车押着到了行刑台,等他的人被押到行邢台上的时候,身上已经挂满了烂菜叶子,头发上还往下滴下臭鸡蛋的汁液,每一处是干净的地方。

  “你们骗我,你们骗我!”看到监斩台上的严正跟云凌璟,邱千年的眼中突然有了波动,那凶狠的目光看的底下的百姓们一阵胆寒,手中要扔的烂菜叶子都停顿了。

  “你们说过的,只要我全都交代了就放我走的,你们骗人,骗人。”说着,邱千年跟个小孩子似的,委屈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刚才那个目露凶光的人好像是百姓们的幻觉似的。

  “时辰都过了,都过了,我还没有完成整个布局,之前做的那些都白费,都白费了。你们让我再上哪找五个生辰八字合适的人摘取脏器,这得等到哪天我的五鬼才能炼成了?”一边哭,邱千年还不忘一边埋怨。

  底下的百姓们听的一愣一愣的,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都快要被砍脑袋了,邱千年这脑子里还想着他的发财梦,还想要继续杀人炼制什么五鬼。

  刚才还拿着烂菜叶子丢邱千年的百姓这回彻底的把手中的东西都收了回去,甚至还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

  “时辰到,行刑。”严正转头看了眼一旁摆放着的刻漏,时间一到,冲着行邢台上等候的刽子手高喊了一声。

  刽子手也是做惯了这等事情的人,提起旁边放着的一坛子烈酒,喝了一大口,“噗”的一下喷到了手上锃亮大刀上。

  “禀大人,验明正身。”另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走到邱千年跟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腿窝子上,抓着他的头发胡乱的捋了几下,露出他的脸面,跟之前大理寺给她的画像对比了一下,确认是二者是同一个人之后冲着严正高声喊道。

  严正得了回应,一挥手,示意可以行刑了。

  刽子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让酒水顺着刀锋占满了整个刀身,看了一眼刚才验身的那名男子,等他把邱千年的头发全都撩了上去,露出脖子后,一刀砍了下去。

  “哗!”底下的百姓们有的捂眼,有的捂嘴,看着邱千年的头颅带着血水咕噜噜的滚到一旁,胆小的一扭头吐了出来。

  “禀大人,行刑完毕。”刽子手扯过搭在刀架上的一块棉布,三两下的把刀上的血迹擦干净,看那棉布的颜色,估计没少用来擦他的那把刀。

  “收拾一下,找个地方葬了吧。”严正看了眼邱千年的人头,见他的眼睛还半睁着,好像是死不瞑目的样子,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几天大理寺的护卫也查了不少之前邱千年的事情,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靠着全村的人接济才长到成年,跟着钟木匠学了些手艺,生活才好了起来。

  有了银子后,邱千年对金银之物越来越看重,也不知道他从哪得了本杂七杂八的书,这才起了其他的心思,再加上自小自卑心理的影响,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

  一旁有早就准备好的席子,掌管行邢台的衙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邱千年的头颅跟身体严严实实的裹在了一张席子中,一人抬头一人抬脚抬到了一辆牛车上,驾着牛车出了光阳城的大门,往专门埋葬没有亲人收尸的乱葬坟驶去。

  邱千年一死,整个案件算是全部了结了,安家、跟邹家也有人开观刑,得之是邱千年把自家父亲给杀害了,后悔当时为什么会对他那么好。

  至于魏家,秦氏还有他的几个儿子、姨娘都在忙着争家产呢,谁也没开看一眼,只当是不知道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9692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