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承认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承认

  得到陈氏同意了他们提出的条件,而且已经拿着一笔不小的钱财离开了长公主府的消息后,周元斌一直提着在胸口的气终于呼了出来,亲自安排了两个孩子的住处后回到主院中,跟龙合茹又是赔罪又是下保证的,这才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周大人,现在陈氏的尸身就躺在后面的敛房中,你可要去看上一眼?”

  “不,不用了。本官承认,那陈氏就是本官之前的发妻。但是本官与她之间是父母之命,并无任何的感情,本官真正喜爱的是长公主殿下。”

  “之前本官隐瞒了在西广城已经成亲的事情,也是不想让长公主受委屈。而且陈氏已经拿了公主府给的银子离开,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本官能掌控的了的。”

  周元斌说的含糊,只是说陈氏拿两银子走了,却没有点名两个孩子是跟着陈氏走了还是怎么着了。

  云凌璟定定的看着周元斌有十好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给陈氏验尸的时候,身上可没发现有银子或是银票之类的东西,别说是散碎银子了,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有看到。

  可周元斌现在却一次又一次的强调说陈氏是拿了不少的银钱走的,若真的有那笔钱存在的话,难道陈氏真的是因为钱财的缘故惹上了杀身之祸?可她的一双儿女又到哪里去了呢?

  “陈氏的一双儿女,当天可是跟着一起走的?”既然心中有疑惑,云凌璟当场就问了出来。

  周元斌的呼吸有片刻的停顿,微微垂了垂眸子才回到,“是,那两个孩子跟本官也不亲厚,陈氏也舍不得两个孩子,就一起带走了。”

  周元斌想的清楚,现在陈氏死了,两个孩子“下落不明”,就算是以后长公主府里多了两个孩子,他也有理由跟外面说是长公主府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孩子,毕竟他跟陈氏是同乡,母亲没了,两个孩子还小,长公主府善心把他们接回府中养着,说出去也是件很体面的事情。

  这样做既为长公主府挣了脸面,两个孩子又能正大光明的留在长公主府里,就算是以后他们有了成就,外面的人也会说是长公主府教养得当,一举好几得的事。

  “严大人,大理寺可还有别的刑罚?若是没有的话,本官这里倒是有个想法。人的身体有二百零六块骨头,其中呢,有一些是可以活生生的被剔除出来的,比如说肋骨。”

  云凌璟轻柔的嗓音传进周元斌的耳中,本已经没有再往外渗汗的额头,瞬间又是出了一层薄汗,上下牙齿也止不住相互撞击在一起,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严正额角一抽,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周元斌就是一个受不得半点儿委屈的,云凌璟只是那么一说,他就吓成了这个样子,要是真让他走一趟大理寺的大牢,说不准还没走到一半就被吓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们费力审问了,吓一吓就能把实话给吓出来,若是大理寺抓捕的犯人都这么好审的话,他们倒还省心了呢。

  “周大人,那两个孩子,真的是跟着陈氏一起离开了吗?”见周元斌已经被云凌璟吓住了,严正趁着这会儿他脑子中还混沌着,赶紧的问道。

  审讯也是有一定的技巧的,趁着人的心神在别处的时候,突然问问题,对方肯定会下意识的回答出最真实的那个答案。

  果不其然,周元斌的眼前一直闪现他被绑着,云凌璟拿着一把剔骨刀剔他肋骨的景象,嘴上也没把门的了,直接把实话说了出来。

  “没,那两个孩子还留在了长公主府中,离开的只有陈氏一人。”

  说完,周元斌反应过来了,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恨恨的看着严正跟云凌璟,这时候他怎能不明白这两人一唱一和的配合着把他的实话给套出来了呢。

  “吴护卫,去公主府把两个孩子带来。”严正也不耽搁时间,直接对吴护卫下了命令。

  “先用午膳。”没等吴护卫走出大堂,濮阳泽不满的开了口。

  眼看着就要到午时了,若是等吴护卫去长公主府把孩子带回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严正一咽,看了眼大堂里摆着的刻漏,正在这时候,吴护卫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

  “咳,请周大人暂时在大理寺留一段时间,等案情清晰了,查清了陈氏命案的缘由后,到时本官会亲自护送周大人回长公主府去。先用膳。”最后一句,严正是跟大堂中其他人说的。

  濮阳泽没说之前,严正也没感觉出饿来,可他一说完,自己的肚子也稍微响了一声,若不是有吴护卫那边的声音大些,一堂的人肯定会听到。

  两名给周元斌上刑的护卫手脚麻溜的把他从刑具上放下来,也没管他的腿是不是舒服,一路拖着往临时关押嫌犯的厢房中走去,大堂上的人听着周元斌的哀嚎声愈来愈远,这才简单的收拾了一番,陆续出了大堂。

  “濮阳世子?”见濮阳泽拉着云凌璟要往大理寺大门那边走,严正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们。

  “本世子吃不惯大理寺的膳食,回镇国公府用膳,不会耽误下午的公事的。”濮阳泽头也不回的拉着云凌璟走了,站在严正身边的小五子、冷天明跟何奇正羡慕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其实,他们也很想念童绣的手艺的,之前住在镇国公府的时候还时常能吃得到,可自从搬出去之后,很长时间没吃过了,他们的馋虫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冷大哥,凉茶大哥。”小五子眼中的神色很明显,他也想跟着濮阳泽跟云凌璟去镇国公府。

  “听说,云大人的妹妹来光阳城了,咱们作为云大人的朋友,应该去拜访一下,给个见面礼。”冷天明也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抬脚跟上了濮阳泽的步伐。

  “呃,”何奇正挠了挠头,冷兄说的对,是应该给份见面礼。

  何奇正也紧跟着冷天明跟了上去,只不过出了大理寺的大门后他拐了个玩儿去买礼物去了,反正他的脚程快,估计等他买好了礼物赶到镇国公府的时候,正好能碰上回去的濮阳泽他们。

  “凉茶大哥,别忘了给我也带上一份礼物。”有了正当的理由,小五子一个箭步追到了冷天明身边,看着远去的何奇正高声喊了一句。

  站在原地的严正他们看着远去的几人,嘴角抽了抽,他们这是多不待见大理寺的膳食啊,不过说真的,大理寺的厨子好像真的只会做那几样菜,他吃的也有些腻歪了,改天得好好跟厨子说说了,怎么也得多几个花样。

  “混账,混账,一个个的都看本宫好欺负是吧,镇国公府,大理寺,你们跟本宫等着,给本宫等着。”回到长公主府中,龙合茹砸了一套官窑茶壶瓷器,摔了一对观音瓶。

  之前龙合茹被龙焦拎着衣领拎出了大理寺,找到长公主府的马车后直接把她扔了进去,驾着车就把龙合茹送回了长公主府,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

  金嬷嬷没来得及赶上龙焦赶着的马车,一路上小跑着会了长公主府,等她再看到龙合茹的时候,就是屋子中的这个样子了。

  “公主,老奴护主不力,请公主责罚。”

  龙合茹在大理寺中被镇国公府的一名下属如此对待,她却一点儿忙都没帮上,让龙合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丢了这么大的脸面,理应请罪。

  “起来吧。”龙合茹的气已经撒的差不多了,看了眼脚下的碎瓷片,不解气的使劲踩了踩,“啊!”

  龙合茹这一脚踩的也太巧了,周围的那些瓷器碎片碎口都很平滑,只有她脚下的那块是尖锐的,而且她今天穿的鞋子是薄底绣鞋,直接扎透了,刺进了她的脚掌中。

  “公主。”金嬷嬷急忙来到龙合茹身边,扶着她来到了椅子边坐好。

  自己则是跪在了龙合茹的脚下,小心翼翼的把扎进鞋子中的碎瓷器慢慢的拔了出来,然后把龙合茹的鞋子跟足衣脱下来,查看有没有碎片落在脚掌中。

  “来人,来人,去把医女唤过来。”

  “公主,您忍一会儿,医女马上就过来,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也不怪金嬷嬷这么紧张,龙合茹是先皇的第一个孩子,自小就被伺候的很好,没有半点儿磕磕碰碰的,身上从没见过青,这回一下就见了些,她怎能不紧张。

  医女很快就来了,仔细的查看了下龙合茹的脚掌后小心的上了药包扎了起来,嘱咐了一些要注意要注意的事情后垂着头退了出去,对屋子中的凌乱视而不见。

  医女用的药很管用,很快龙合茹就感觉不到脚上的疼痛了,只不过心里的火却又升了上来。

  “大理寺,镇国公府!本宫的九株花钗呢?”

  “在这,在这,老奴都给公主收着呢。”金嬷嬷从怀中拿出来一个布包,小心的打开,里面放着那只丢了红宝石的九株花钗。

  然后又把自己腰间的荷包解了下来,从里面拿出那颗被摔掉的红宝石。

  “赶紧的人匠人给本宫修好。”龙合茹动了动受伤的那只脚,示意金嬷嬷给她把足衣穿上。

  现在天儿也冷了,屋子中还没有开始点炭火炉,一直这么光着脚也冷。

  “老奴这就让人把匠人请到公主府,加紧把簪子修好。”

  “公主放心,驸马怎么说也是圣上的姐夫,大理寺的人也只是吓唬一下驸马,不会真的对他用刑的,若是真的用了刑,折损的可是皇室的脸面,再给他严正一个胆儿,他也不敢把驸马怎么样的。”

  “方才老奴去请医女的时候顺便问了句府医,小公子今天的情况很好,没有再犯病,听说用药的时候也很乖巧呢。”

  “青玄真人那边怎么说?什么时候能给佑哥儿医治?”提到周光佑,龙合茹的怒火瞬间变成了担忧。

  “老奴先扶公主进里屋,然后再那边去问问,今天一早咱们就出门了,估摸着消息已经传进来了。”

  金嬷嬷扶着龙合茹进了里间,出了门一招手,几个小丫鬟快速的拿着簸箕跟扫把走了进来,悄无声息的把一地的碎瓷片收拾干净了。

  “公主。”没一会儿,金嬷嬷就折了回来,只不过脸上的神色不怎么好看。

  “怎么?”龙合茹心中一紧,直接从床榻上站了起来,脚一着地,一声痛呼脱口而出。

  “青玄真人让人带信,昨日大理寺的护卫们到玄妙宫搜查了一番,近些日子不好给小公子医治,还得再过一段时间。”金嬷嬷抿了抿唇,还是把情况跟龙合茹禀报了一遍。

  “什么?还要再等一些日子?大理寺,又是大理寺,怎么哪都有他们,阴魂不散的。”龙合茹握拳使劲锤了锤床边,好似她现在捶的不是床边,而是严正一般。

  “那两个小崽子呢?还是一直哭闹吗?”龙合茹揉了揉头,既然青玄真人说了现在还不能医治,她也不好逼迫他,周光佑还等着他治病呢,至少现在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今天好多了,不过还是一个劲儿的要娘亲,饭菜用的也比昨天要多一些。”

  “哼!贱种就是贱种,让下面的人好生伺候着,在佑哥儿的病没好之前,万不能让他们有闪失。若是那一对贱种有任何的不妥,伺候的人也不用继续在长公主府呆着了。”

  “老奴让人嘱咐他们了,公主放心,肯定不会有差错。只不过,”金嬷嬷眉头皱了皱,“等小公子的病好了之后,好怎么跟驸马交代?”

  “交代?两个血统低贱的孩子而已,能帮得上佑哥儿是他们上辈子积攒的福德。到时候就说他们自己觉得不适应长公主府的生活,自请到庄子中去生活。”

  “老奴明白了,大理寺那边,需要派长公主府的人去瞧着吗?”

  “去吧,别让大理寺的那群人欺负了驸马。”劳累了一上午,龙合茹也累了,疲惫了闭了闭眼。

  “老奴这就让人传膳,公主您用了膳食再休息。”看着龙合茹满脸的疲色,金嬷嬷行了一礼退出了里间,吩咐下面的人赶紧的上午膳。

  “把午膳给驸马带一份过去,下午咱们再走一趟大理寺,驸马只是去配合调查,不是他们的犯人,一个上午加一个晌午,该配合的也应该配合完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95381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