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一百七十章 掌柜招供

第一百七十章 掌柜招供

  查探过之后,果然在后院找到了一柄小耙,还有一把短柄的锄头,上面还有些新的土沫挂在上面,肯定是有人在近些日子用过这两种工具。

  “掌柜的,这怎么解释?”小五子把小耙跟锄头递到了掌柜的跟前。

  “这,这,或许是伙计们这几天用过吧,小民不住后院,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掌柜的额上已经渗出了薄汗。

  “哦?伙计们用过,那一会儿本官得好好的问问,在这数九寒冬里,有什么活非得用到这两样东西。”小五子笑意炎炎的看着掌柜的,要在他跟前耍小心眼,他还嫩了些呢。

  掌柜的额上的汗珠越积越多,不过小五子就当没有看到,转身去了祥云阁前面,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把后院住的三名小二跟一位糕点师傅都请到了前面。

  掌柜的跟在最后面,懊恼的垂着头,等来到前面后,冲着站在中间的一名伙计拼命的使眼色,希望能把这件事给圆过去。

  “这几天你们可曾用过这把小耙?”小五子的眼睛可随时观察着掌柜的呢,见此,直接走到了中间那个伙计跟前,挡住了掌柜投过来的眼神。

  “是草民用过。”中间那名伙计不负掌柜所望,认了下来,“之前糕点师傅想要在院子中种些能食用的花草,来年也好增加一些糕点的样数,草民趁着前几天天气好,抽了时间把后面的地锄了锄,也好等来年春天撒上种子。”

  “是这样吗?”小五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中间的那名伙计,捏着手上的小耙晃了晃。

  “是,是的,草民还想着再过几天去城外的农庄上收些土肥,仔细的再收拾一边,让来年的花草张的更茂盛一些。”中间的伙计看不到掌柜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

  小五子打量了几眼回话的伙计,转向了祥云阁聘回来的糕点师傅。

  “之前草民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当时掌柜的没有拍板。”糕点师傅一接触到小五子的眼神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也不等小五子开口就解了他的疑惑。

  小五子没想到那名伙计找的理由还真有其事,怨不得掌柜的只给中间的这位伙计使眼色。

  掌柜的这下可算是松了一大口气,赞赏的给了那名伙计一个眼神。

  伙计知道自己要有一笔额外的收入,当下眼中也有了喜色,自我感觉不着痕迹的冲着掌柜的笑了笑。

  “那人离开的时候没有再说什么时候回来吗?还有后续会不会再帮助掌柜的把祥云阁继续开起来?”

  就在掌柜的跟伙计放松下来的时候,云凌璟突然问了两个问题。

  “贵人说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之后定会好好的感……”说到这里,掌柜的话头一顿,脸上一下去退去了颜色。

  “好好感谢一番?那就请掌柜的好好的交待一下是怎么个感谢法吧。”云凌璟看了眼掌柜的,这下换成了她脸上浮现出喜色。

  濮阳泽见自己媳妇来到祥云阁之后就没住脚,从旁边拎过来一条板凳,仔细的擦了一遍后才拉着云凌璟的手坐了上去。

  小五子撇了撇嘴,自己动手拖过来一条板凳,放在云凌璟身边不远的地方也坐了下来,何奇正跟其他几名大理寺的护卫则是站到了他们的身后。

  “大人,大人,小民,小民。”掌柜的自觉自己说漏了嘴,想要挽回,可现在的问题是不是一个人听到了他刚才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时间脑子种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掌柜的是嫌在祥云阁没有大理寺的那种气氛吗?没关系,那我们就回到大理寺之后再问案,那里的刑具也很齐全,也不用现找不趁手的家伙什来当刑具用。”

  一听到刑具两个字,掌柜的“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现在他的脑中,只出现了自己被用刑之后的景象,浑身血呼啦次的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光想想就觉得疼的厉害,哪还能真的去大理寺受一遍呢!只一瞬的功夫,掌柜的就全都招供了。

  “大人开恩,大人开恩呐。小民也不是有意要隐瞒的。实在是贵人走的时候拿小民一家老小的命相挟,小民家中本就子嗣不兴旺,人到而立之年才得一子。稚子年幼,小民实在是不想看到他被人伤害,这才,这才隐瞒了一些实情。”

  掌柜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然没了之前精明的样子,就连祥云阁做了多年的伙计看了也有些懵。

  “你家稚子年幼,就可以不管别人是好是坏了?案情差不清楚,被暂押在大理寺的柳大人就应该顶着杀人凶手的名头过一辈子吗?”小五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几步来到掌柜的跟前,把手上的小耙跟短柄锄头扔在了他跟前。

  “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过后又有谁来过祥云阁?!”

  “小民说,小民说,但是大人一定要保全小民一家人的姓名啊,不然小民可不敢跟大人禀明一切。”掌柜也有些威胁云凌璟跟小五子的意思,他可不想前脚自己刚把事情给交待了,后脚自己家里人都被害了。

  “哪就这么多废话,光阳城可是燕琴国的国都,天子脚下,谁敢随意的取人性命?!”小五子踢了踢地上的那把小耙跟短柄锄头,看那样子,他这两脚原本是不想踢在这两样东西上的,而是想要踢在掌柜身上的。

  掌柜的身体一抖,又想到了自己受刑之后的样子,也不敢再提什么要求,而且小五子方才已经隐晦的提醒他会保住自己家人的性命,他可得好好把握住机会。

  “昨天那位姑娘又带着身边的丫鬟,在固定的时辰来了祥云阁。那位姑娘是在大概一个月之前来的祥云阁,第一次来的时候缩手缩脚的,还带着帷帽,来了之后就要了见雅间。”

  “过了没多久,一名年轻的公子跟了进来,问清楚了那位姑娘进了那间雅间后就出了祥云阁。刚开始的时候小民还以为有贼人盯上了那位姑娘,等她离开的时候小民还特意提醒了一句。”

  “可几天后,那位姑娘再次来了祥云阁,依旧要的是那间雅间,而且还给了小民一些银两,说是要长期的把那间雅间订下来。而且这次来的时候,那位姑娘显然大方了许多,要的茶点都比第一次高上一个档次。”

  “再之后,那位姑娘成了祥云阁的常客,头上的帷帽也渐渐的变成了遮面的面纱,不过小民认得她身边的丫鬟,每次来都是让小二直接引着她们去那间雅间中。”

  “昨天,那位姑娘又来了,因着小民也算对她们熟识了,并没有让小二去招呼她们,反正等进到雅间里后,那位姑娘身边的丫鬟会到一楼要茶点。”

  “可小民万万没想到,那位小姐身边的丫鬟要过一次茶点,过了段时间再下来的时候突然跟疯了一样又跑了回去,一名青年男子也跟在她身后跑到了二楼。”

  “等小民也赶到二楼的时候,就见雅间中的小姐已经倒在了地上,在后面追那名丫鬟的男子则是瘫坐在她身边。后来,后来就有客人把事情报到了大理寺,大人们就都来了。”

  掌柜的这次再也不敢耍滑,老老实实的把他知道的都说了。

  “等小民从大理寺回到家中,刚躺在床上,就被人给制服了。那人蒙着面,用小人一家老小的性命相要,不能透露半点儿消息,而且还要帮着他们把后院的痕迹处理一遍。”

  “小民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来到祥云阁的后院,看到昨天晚上去草民家中的那人已经等在后院了,帮着他把四周都处理干净,得了一包好处费,这才悄悄又回到家中,陪着家人一起用了早饭,然后又被传唤到了大堂上。”

  “掌柜的意思,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见过要挟你的那人长什么样子?”小五子皱了皱眉,若是这样的话,这画像他们可就没法画制了。

  “来人是蒙着面的,穿一身黑衣黑靴。再加上小民当时怕的很,没敢抬头看,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子。哦,那蒙面人给的银子还放在小民的家中,大人若是需要的话,小民这就回去把银子取来。”掌柜的拼命点头,生怕小五子跟云凌璟不相信他,把他带回大理寺用刑。

  “那第一次打听死者所在雅间的那名男子,掌柜还能记得他的长相吗?”

  “时间有些长,小民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若是能再看到他的话,可能会有些印象。”掌柜偷偷抬眼瞧了瞧云凌璟,见他们没有想把他押回大理寺的意思,心中也安稳了一些。

  “阿泽。”云凌璟看向身边的濮阳泽,他见过龙傲勇身边的护卫,而且画工还很好,画出的人物有十之八九的相似度。

  濮阳泽的眼神掠过祥云阁一楼的某处地方,龙鳞从藏身的地方闪了出来,手上还拿着硬炭笔跟纸张。

  一圈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先是一惊,不过看到来人恭敬的站在濮阳泽身后,也知道了他的身份,警惕心一放下,好奇心都被提了起来,不过最多的还是敬佩,不愧是镇国公府出来的人,之前大理寺的这些护卫们可是一点儿都没察觉在那里还藏着一个人,即便是跟着龙鳞他们训练过一段时间的何奇正都没有感觉出来。

  很快,濮阳泽就把龙傲勇身边的第一护卫齐山的画像就画好了,小五子亲自接过放到了掌柜的跟前,让他辨认。

  “再之后,那位姑娘成了祥云阁的常客,头上的帷帽也渐渐的变成了遮面的面纱,不过小民认得她身边的丫鬟,每次来都是让小二直接引着她们去那间雅间中。”

  “昨天,那位姑娘又来了,因着小民也算对她们熟识了,并没有让小二去招呼她们,反正等进到雅间里后,那位姑娘身边的丫鬟会到一楼要茶点。”

  “可小民万万没想到,那位小姐身边的丫鬟要过一次茶点,过了段时间再下来的时候突然跟疯了一样又跑了回去,一名青年男子也跟在她身后跑到了二楼。”

  “等小民也赶到二楼的时候,就见雅间中的小姐已经倒在了地上,在后面追那名丫鬟的男子则是瘫坐在她身边。后来,后来就有客人把事情报到了大理寺,大人们就都来了。”

  掌柜的这次再也不敢耍滑,老老实实的把他知道的都说了。

  “等小民从大理寺回到家中,刚躺在床上,就被人给制服了。那人蒙着面,用小人一家老小的性命相要,不能透露半点儿消息,而且还要帮着他们把后院的痕迹处理一遍。”

  “小民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来到祥云阁的后院,看到昨天晚上去草民家中的那人已经等在后院了,帮着他把四周都处理干净,得了一包好处费,这才悄悄又回到家中,陪着家人一起用了早饭,然后又被传唤到了大堂上。”

  “掌柜的意思,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见过要挟你的那人长什么样子?”小五子皱了皱眉,若是这样的话,这画像他们可就没法画制了。

  “来人是蒙着面的,穿一身黑衣黑靴。再加上小民当时怕的很,没敢抬头看,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子。哦,那蒙面人给的银子还放在小民的家中,大人若是需要的话,小民这就回去把银子取来。”掌柜的拼命点头,生怕小五子跟云凌璟不相信他,把他带回大理寺用刑。

  “那第一次打听死者所在雅间的那名男子,掌柜还能记得他的长相吗?”

  “时间有些长,小民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若是能再看到他的话,可能会有些印象。”掌柜偷偷抬眼瞧了瞧云凌璟,见他们没有想把他押回大理寺的意思,心中也安稳了一些。

  “阿泽。”云凌璟看向身边的濮阳泽,他见过龙傲勇身边的护卫,而且画工还很好,画出的人物有十之八九的相似度。

  ------题外话------

  调整的差不多了,明天的更新就会正常,今天的更新亲们明天刷出标题后再订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92732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