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孙,孙公公。”守在内殿门口的秀琴看到孙福全走了进来,急忙来到他跟前福身行了一礼。

  虽然秀琴是福康太贵妃身边伺候的宫女,可论身份,是比不上孙福全的,别说是她,就是金嬷嬷也比不过他,见到他按规矩也是要行礼的。

  “这是怎么了,乱糟糟的,福康太贵妃可在?”孙福全怎么能不知道福康太贵妃这边为什么这么慌乱,看好戏般的站在外殿看着整个殿中的宫女们无头苍蝇似的忙成一团。

  秀琴虽然没有参与到整个事件中,可浣衣局嬷嬷的事,她也是清楚的,而且还是她亲自去吉庆殿那般吩咐那些宫女太监们下的手,甚至是她亲自把毒药交给了下面的人。

  “娘娘,不小心摔了一下,奴婢急着要去请太医,请孙公公稍后。”秀琴眼底的神色一闪,抬脚就要往外面走。

  “秀琴姑娘就不用废腿了,正好太医院的金太医在尚书房候着呢。”孙福全往秀琴跟前略微挪了挪脚步,正好挡住了她出去的路,“圣上有旨,请福康太贵妃走已让尚书房,当然,香嬷嬷跟秀琴姑娘你,一定要仔细的伺候在福康太贵妃身边。”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孙福全特意加重了其中几个字的语气,眼中的锐光也直接射进了秀琴的眸中。

  而且在话音落下的同时,跟在孙福全身后的几个护卫呼啦一下子全都进到了寝殿中,伸手控制住了想要拼上最后一把往外跑的秀琴。

  “啊!”

  这一变故,吓的其他宫女失声尖叫出来,只不过这尖叫将将冲出喉咙就被剩下的几个护卫一个一掌给劈晕了过去。

  “吵吵嚷嚷的做什么,扰了娘娘的……”香嬷嬷一遍训斥着一遍走出了内殿,左手抬高放在了脸颊旁,从耳边露出来的那一抹红肿判断,应该是被人甩了耳光。

  “是孙公公啊。”走出来的香嬷嬷看到搭着拂尘咱在殿中的孙福全瞳孔一缩,微微把手放下了一些,把头往一侧偏了偏,显然不想让孙福全看到她脸上的情景。

  “得了,也别在这里客套了,圣上还在尚书房等着呢,赶紧的办事。”孙福全没等香嬷嬷说下去就截断了她的话,一挥手中的拂尘,后面走过来一个护卫接着就把香嬷嬷给扭到了一旁,站到了押着秀琴的那名护卫身边站好。

  见外面已经控制中了,孙福全亲自挑开内殿的门帘走了进去,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手法,几个呼吸后,搀扶着一脸怒色口不能言的福康太贵妃出了内殿,打头往外面走去。

  等孙福全带着福康太贵妃跟香嬷嬷还有秀琴离开后,整个宫里的太监宫女都懵了,之前要去请太医的小宫女也止住了脚步,主子都不在宫里了,她们还请太医过来有个屁用!

  孙福全带着福康太贵妃她们主仆几人去尚书房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宫里的任何人,四妃也得了消息,再结合这些天宫里的一些流言蜚语的,很快的就想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道。

  不过四妃也知道这件事关联到的事情太严重,也不是她们能伸手的,只吩咐了各自宫里的人闭紧了嘴,堵好了耳朵。

  “圣上,福康太贵妃带过来了。”孙福全禀报完了之后就来到龙傲天身边,半垂着头安安静静的站着。

  福康太贵妃看到已经跪在地上的那些宫女、太监、老嬷嬷,还有站在一旁的云良后,脸色一凝,眼底闪过惊慌。

  “圣上,这是?”福康太贵妃强行镇定了一下自己慌乱的情绪,不解的看着安稳坐在上首的龙傲天。

  “太贵妃不用心急,等人齐了之后咱们再慢慢的聊。”此时的龙傲天完全没了往日对福康太贵妃的那层淡淡的尊重,面对杀母仇人,他尊重不起来。

  福康太贵妃心中咯噔一下,想要在脸上扯出一抹得体的微笑,可面部的肌肉一点儿都不受她的控制,那个笑容生生的变成了扭曲的表情。

  “圣上,胡丞相到了。”等了差不多有一盏茶的功夫,外面有护卫禀报的声音传了进来。

  福康太贵妃脸上那个扭曲的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不由自主的回头往房门那边看去。

  胡能在路上的时候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等他进到尚书房中后,垂在身侧的双手瞬间握成了拳,可脸上却不敢有任何神情上的变化。

  “胡丞相,你可认得站在国公爷身边的人?”龙傲天头一个问向胡能。

  胡能像模像样的看了眼站在那边的云良,之前他还只是觉得云良跟十几年前突然失踪的太医院院首吕守良有三四分的相似,可今天一看,这哪是三四分的相似,完全就是一个人。

  也不怪之前胡能没在第一时间把云良跟认出来。

  一来,当时他只是匆匆的一瞥,没有细看云良就把脸转到了一遍;二来,自从云良离开光阳城之后就给自己的脸上做了些细微的改变,虽然还是之前的五官,可打眼一看,那样貌跟在宫中当院首的时候还是有些差别的。

  而现在,云良那那些改变都去掉了,露出来的就是他真实的面貌,再加上他跟云凌璟都是医者,懂得养生保养,比普通人衰老的都慢,即便是过了十多年,也没老到要认真的辨认才能认出来的程度。

  “回圣上,此人应该是当年无故失踪的太医院院首吕守良。”

  “太贵妃可认得?”对于胡能的答案,龙傲天并没有在意,而是转而向福康太贵妃问到。

  “本宫见的外男不多,倒是不及得是否见过此人。”

  “哦?朕记得,当年福康太贵妃可是经常请吕院首给您请脉,朕的脉案也都是吕院首在做,太贵妃怎能不认得呢?”

  “可能吧,吕院首都失踪了十多年的时间了,本宫一时间认不出来也是人之常情。”

  “朕只想知道,福康太贵妃认不认得出来此人。”龙傲天步步紧逼,就是想从福康太贵妃的嘴中问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来。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8980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