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奇怪的鞋子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奇怪的鞋子

  “什么?!”原本帕力图还以为娜娅公主又出什么幺蛾子了,乍一听是她死了,明显的有些不相信,以为是婢女说错了呢,“说明白了,是谁死了?”

  “回帕力图皇子的话,是娜娅公主,娜娅公主死了,就在,就在屋子里,满身满脸的都是血。”婢女的脸色一片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吓的还是因为担忧自己往后的生活。

  按照北漠国的习俗,皇族子嗣身亡,不管是寿终正寝还是意外而亡,作为他身边伺候的人,出了正妻外曾经侍寝的女子、婢女侍卫都包括在内,都得统一陪葬。

  当然,若是身亡的是公主,只需要婢女跟侍卫陪葬就行,驸马可不能一起陪葬了,毕竟公主是嫁出去的女子,不可能要求对方一个大男人给女人陪葬。

  “娜娅?怎么回事?昨天回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帕力图头这个大啊,这娜娅公主从启程那天就没消停,一个这么能作的人怎么就突然死了呢?他怎么就那么的不相信呢?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婢女鼻涕眼泪全都糊在了脸上,“刚才奴婢进去给娜娅公主送洗漱的温水,一进内室就看到娜娅公主浑身是血的躺在床榻上。奴婢吓的急忙跑了出来,就,就遇上帕力图皇子您了。”

  帕力图抬脚走进娜娅公主住的屋子,刚靠近内室房门,他就嗅到了里面飘出来血腥气,微微皱了皱眉头继续往内室走去。

  “娜娅?”帕力图直冲床榻的方向而去,伸手探在了娜娅公主的鼻下,他可不相信娜娅这个祸害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了,不是都说祸害遗千年吗?

  没有感受到娜娅公主有任何的气息出入,帕力图又把手放在了她的脖颈处。

  指尖碰触到的肌肤已经凉透了,用手指捻了捻她身上的血迹,也早没了温度,甚至衣服上的血迹已经有开始干涸的迹象。

  这下,帕力图确认,娜娅公主确实已经身亡,死的不能再死了,即便是现在有人拿出了几千年年份的人参、灵芝、何首乌都救不回来了。

  “来人,把驿馆的官员请过来。”帕力图环视了一眼娜娅公主现在住的这件屋子,现在人死在了燕琴国的驿馆中,而且还是这种模样的死法,燕琴国必得有一定的责任。

  帕力图的侍卫跟着进来的时候也听到了婢女的话,听自己主子的语气,里面的娜娅公主十有八九应该像婢女说的那样,已经身亡了。

  没一会儿的时间,帕力图的侍卫就把昨晚当值的驿馆官员叫了过来,一同来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背着一个陈旧的木质箱子,看样子像是个医者。

  “皇子,这位是仵作。”侍卫见帕力图带着疑惑的目光看过来,急忙禀报到。

  “帕力图皇子。”驿馆的官员听到帕力图侍卫把他喊来的缘由,差点儿没直接跪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在他当值的时候就出了人命了?而且还是一国的公主,这不是擎等着把自己的官途给截死了吗?

  虽然他只是一个驿馆的小官,可不妨碍他有一颗想要往上爬的心啊,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他还梦到了自己上了朝堂,能参加早朝了呢,方才那个侍卫去找他的时候他还在喜滋滋的回忆梦境里的事情呢。

  谁想到这梦才刚开始就让娜娅公主身亡的消息给彻底的打散了,这些别说是升官了,就是现在这个官职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万一北漠国的人再不讲理,自己的小命说不定也得折在这里。

  “娜娅公主是在你当值的时候身亡的,这件事。”

  “帕力图皇子恕罪,此事既是发生在下官当值的时候,下官肯定不会推卸责任,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出娜娅公主身亡的原因。”驿馆的官员也不傻,与其等着帕力图发难,还不如自己先表明一下态度。

  帕力图看了眼满脸真诚的驿馆官员,其实他也知道,娜娅公主院子外面不仅有她自己的侍卫,还有他安排的侍卫。自己的侍卫都没发现任何的异常,这个官员肯定也不会知道什么,只不过要端的架子还是要端的。

  驿馆的官员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在聚集,等那些冷汗顺着两颊往下滑落的时候,帕力图终于让开了身体,示意他上前来查看。

  “大人。”

  不过,没等驿馆的官员迈步,一旁的仵作却扯住他的衣袖开了口,“这件事事关两国邦交,不是咱们能扛得住的,咱们还是交给大理寺的人来处置吧。”

  闻言,驿馆官员也停住了脚步,看了眼床榻上的娜娅公主,抿了抿唇没有再往前走一步。

  “帕力图皇子,不是下官要推卸责任,此事事关重大,下官要先禀了圣上。”

  帕力图也听到了方才仵作的话,配合的点了点头,带着几人出了娜娅公主的屋子,同时让北漠国的侍卫看好了这座院子,伺候娜娅公主的下人们也都被集中在了一起。

  “你说什么?那个没脑子的公主死了?”听到驿馆那边递进宫的消息,龙傲天先是一愣,随后心中是一片郁闷,怎么早不死晚不死的非要死在燕琴国呢,净给他找些麻烦,活着的时候找麻烦,死了也不消停。

  “回圣上,驿馆那边是这么传的消息。”孙福全一看龙傲天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其实他心中想的也跟龙傲天差不多。

  这娜娅公主从进光阳城就一直在闹事,前几天礼部的官员宁愿在家装病也不想陪着北漠国的使臣外出游玩。

  “让大理寺去看看吧,怎么说也是北漠国的公主,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龙傲天是不想管这件事的,可娜娅公主是在燕琴国身亡的,他的姿态要做好,省得北漠国那个喜好女色的皇帝一时头脑不清醒,听多了枕边风给燕琴国找事情。

  倒不是龙傲天怕了北漠国,要说北漠国敢举兵来犯,漠南边城的将士可不是摆设,只不过他担心北漠国一动大桓国那边也会有动作,到时候要兼顾两国来侵,燕琴国会很吃力的。

  孙福全得了命令后吩咐了脚程快的护卫去大理寺那边报信去了,龙傲天这边斟酌着给北漠国那边去了一封国书,省的帕力图那边先发了消息,让北漠国的皇帝以为燕琴国想要逃避事情。

  “北漠国的公主身亡了?”

  大理寺这边得了消息后,第一反应也很是诧异,前几天还折腾的厉害的主儿今天却被告知身亡了,他们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就是那个一进城就甩鞭子的刁蛮公主?”大理寺的护卫都围了过来,宫宴上发生的事情他们知道的不多,印象最深的就是北漠国有位公主原来就嚣张的想要鞭打本国百姓,他们多这个骄横的公主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可不就是她,你说,这公主若是知道自己若是会在燕琴国殒命,还敢不敢走这一趟?”

  “啧啧,要是她真有这本事,恐怕连北漠王庭的门都不会走出一步。”

  “行了,赶紧的去看看吧,早点儿把事儿处理完了早点儿送北漠国的那群人走,省的时间长了北漠国再找理由跟咱们燕琴国讨要好处。”

  护卫们一边说着一边往前面的大厅走去。

  “师傅。”冷天明有好几天没有见到云凌璟了,看到她来眼中一亮,背着验尸的箱子两步来到她跟前。

  自从云凌璟生完孩子之后,时间跟精力都放在孩子的身上,大理寺这边有时候只是点个卯就回镇国公府。今天是因为两个孩子闹腾的时间有些长,迟了好一会儿才到大理寺。

  “这是要出去办案?”云凌璟看了眼冷天明身上的箱子问道。

  “回师傅的话,驿馆那边有案件,北漠国的娜娅公主身亡了。师傅,您要去看看吗?”

  云凌璟脑中闪过娜娅公主的脸庞,宫宴那天她虽然一直都在吃吃喝喝的,可该注意到的情况都注意到了,特别是那天十分“出彩”的娜娅公主,就是她不想注意都不行。

  “等会儿,我去拿东西。”既然事关北漠国使团,云凌璟倒是放在了心上,快步往自己办公的屋子那边走去,她的箱子放在屋子那边,还有备用的衣裳也在那里。

  “云哥哥,你来了。”

  等云凌璟跟冷天明一同来到前厅的时候,小五子跟严正已经准备好了,护卫们也都列好了对,只等出发。

  “云大人。”严正看到云凌璟也很是意外,往常这个点儿她已经回镇国公府了,方才严正还在想要不要让人去镇国公府去请她一起去驿馆那边呢。

  不是严正不相信冷天明的技艺,自从云凌璟怀孕一来,冷天明已经把仵作的工作全部接手,而他的能大理寺的人也都看在眼中,确实是天生当仵作的料,肯钻研,手上的功夫一天比一天熟练,一天比一天精巧。

  只不过这次身亡的是北漠国的公主,照理来说公主的身份及为尊贵,使团的人不一定能让冷天明这个男子给她做检查,所以严正还是倾向于让云凌璟走一趟。

  这下好了,既然云凌璟已经来了,严正也不用再纠结要不要让人去请了,更不用担心濮阳泽跟过来给他冷脸看了。

  大理寺的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驿馆,表明了身份后看守驿馆的侍卫才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娜娅公主所在的院子。

  “帕力图皇子,下官大理寺卿严正。”来到娜娅公主住的院子,严正一眼就看到了等在屋子外面的帕力图。

  “严大人。”帕力图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眼他身后跟着的一众人等,稍稍皱了皱眉头。

  “你们先去院子里查探一下,云大人,咱们去屋子里面看看。”严正当了这么多年的大理寺卿,一眼就看出了帕力图心中的想法。

  娜娅公主就算是死了也是公主,也是女子之身,这群大老爷们若是一股脑的全都进到屋子中,帕力图肯定是会不允许他们这么做的,能让他带着一个人进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有劳严大人了。”帕力图松了松眉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对于严正的安排很是满意。

  “小五子先查看一下屋子中的情况,冷大哥随本官进去。”进到屋子中后,云凌璟快速的打量了一番外室的环境,见帕力图也跟着进来,回头给了小五子一个眼色。

  小五子是不满帕力图跟着一起进来的,他又不是办案人员,万一不小心动了屋子中的什么东西,有些证据可就被毁坏了。不过人家毕竟是死者的哥哥,他也不好明着把人赶出去,只能敢在帕力图动作前用最快的速度搜寻一下屋子。

  看到小五子已经开始查探,云凌璟换好了衣裳,带上口罩后进到了内室。

  “死者仰面朝上躺在床榻上,身上的衣服完整无损。尸体周围干净整洁,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嗯?”云凌璟边说边往床榻那边走着,在看到脚踏上的鞋子后停住了脚步。

  “鞋子摆放整齐,鞋尖朝向床榻的方向。帕力图皇子,贵国都是这样的习惯吗?”

  “不是。”帕力图想都没想就否认了。“北漠国没有这样的习惯。我北漠国的人不拘小节,草原上时不时的会有猛兽出现,为了保持警惕,休息的时候鞋子一定会摆放成最容易穿的样子,不会特意的把鞋尖向里摆放。”

  经过云凌璟的提醒,帕力图也注意到了娜娅公主的鞋子确实摆放的跟他们的习惯不一样,甚至是跟他们的习惯是相悖的。

  “本官知道了,冷大哥,这一项要特殊记一下。”云凌璟嘱咐了一句冷天明,再次仔细的观察起来。

  “死者面部有大量的血迹,身上跟床榻上也有不少的血迹,按照出血量来计算,死者应该是死于失血过多。”云凌璟戴好了手套来到床榻跟前,在娜娅公主的头部开始检查。

  “死者头颅完整,没有受过击打的痕迹,颈部有一道两寸左右的创伤。”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377039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