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世子溺宠仵作妻 > 第五十六章 考核新人

第五十六章 考核新人

  办完了悟盐县的案子,第二天一早,濮阳泽一行人就离开了县城。

  一直送他们出了县城的大门,看着那两两马车渐渐的没了踪影,刘大通仍然没有缓过神儿来。

  一想到自己的官途都毁在了王府那些人的手上,刘大通急匆匆的回了刘府,写了封休书让管家交给了王氏,勒令她今天午膳之前离开刘府,而他自己却连面都没朝了。

  然后又返回了衙门,吩咐牢房中的牢头,在不伤害到王家那一对父子性命的前提下,在上面的判决公文下来之前,好好的招呼他们父子二人,先把自己胸中的这口恶气给出了再说,至于自己最后会怎么样,也只能等上面的公文了。

  出了县城,濮阳泽吩咐龙鳞加快了速度,因为王府的案子,他们在悟盐县耽搁的时间不少了,还得赶到下个县城去,在那里依旧有属下跟他们挑选出来的人等着他。

  走了一天,穿过赤沙县,当天傍晚的时候,濮阳泽一行人在绕县的客栈住了下来,歇了一晚上后,天刚刚亮就启程了,又加快了速度,赶在午膳前进入了江淮城的河头县。

  燕琴国有两条主要河道苍河跟甘水河,甘水河是北边的河流,苍河是南边的河流,这两条河都是从青鸾山起源,贯穿了整个燕琴国后,一条流进卫海,另一条则是汇入琼海。

  苍河从两支城出发,经过的第二个城池就是江淮城。而这河头县正是地处江淮城最西边的县城,从江淮城这个独立的城池来看,河头县是苍河流进的第一个县城,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名字。

  当然,在江淮城的最东边,相对应的还有个河尾县,是苍河在江淮城中流进的最后一个县城。

  “世,大人,龙焦来了。”濮阳泽跟云凌璟刚用完了午膳,从膳堂来前面的前厅烧上了茶水,龙鳞就领着一名脸生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次他们只打算在河头县停留两天的时间,可即便停留的时间不长,之前先来的人也打点好了一切,跟悟盐县那边一样,也是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小宅子,可里面收拾的却跟外面的简朴一点儿都不一样,就是方才他们用的那些膳食,精致程度也比外面的酒楼高一个档次。

  “大人,河头县县衙有一名还没有出徒的学徒仵作,虽然还没有正式接受仵作的职位,可这些年来衙门中敛尸的事情都是他在做,手上的活计已经超过了他的师傅。还有一名少年,无父无母,是被一名老乞丐养大的,偶然间被县太爷发现脑子特别好使转的快,而且看过的东西基本上可以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所以县太爷给了他衙门的一份差事,自到了衙门后帮助过衙门的捕快破了几件案子。”

  “现在他们二人都在外面侯着,大人是现在就见见他们还是等休息好了再见?”被称作龙焦的男子一板一眼的禀报着,眼中只有濮阳泽一人,而坐在他旁边的云凌璟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一个眼神都没给到她。

  正要喝水的云凌璟拿着杯子的手一顿,龙焦?龙角?这条龙已经有了龙鳞、龙掌、龙尾(卫),她很期待接下来还有哪些部分登场。

  “哦?又有仵作?”濮阳泽的眼角的余光瞟向了云凌璟,之前在悟盐县的时候也有个仵作,现在又来了一个,这一趟仵作有点儿扎堆啊。

  “是,那仵作姓冷名天明,今年刚二十,跟着衙门中的老仵作也学了四五年的时间了,老仵作的手艺都学到手了,除此之外自己还钻研了不少技艺。”龙焦并没有发现濮阳泽的小动作,还以为是在问他话呢,又是一板一眼的把那个仵作详细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把人领进来瞧瞧吧。”濮阳泽收回了余光,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跟前的杯子,后面的龙鳞很自觉的续满了茶水。

  十几个呼吸之后,龙焦领着一高一矮两名男子走了进来,准确来说,是一名男子跟一名少年,个子矮的那人顶多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说男子还有些早。

  “草民冷天明拜见大人。”高个的,就是龙焦说的那个仵作学徒冷天明,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给人感觉不是干仵作这一行的,倒像是个读书科考的书生。

  “草民小五子拜见大人。”跟在冷天明身边的少年也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只不过到底是年轻了些,头脑虽然好使,可眼界还是小了些,比起冷天明来说,显得有些畏缩。

  濮阳泽没有第一时间让他们起身,而是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把这二人从头大量到了脚,然后原路返回,最终把目光放在了冷天明的脸面上。

  “坐吧。想来你们二人已经知道了本官唤你们来的目的。虽然你们二人的能耐暂时入了龙焦的眼,可本官不会偏听偏信,只要有真本事,本官不会吝啬提拔。”

  “谢大人。”冷天明先起了身,旁边的小五子这才跟着起身。

  二人抬头,见濮阳泽是真的让他们坐下,不是客气的说说,这才把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扳直了腰身坐在了最末端的两张椅子上,只等濮阳泽查验他们的本事。

  “小五子?没有姓吗?”濮阳泽的目光落在了小五子的身上。

  “草民自小跟着老乞丐爷爷,也不知道姓甚名谁,这名字还是爷爷给起的。”听到濮阳泽唤自己的名字,小五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浑身也紧绷了起来。

  “放松,说说,屋子中的几人性子怎么样?”濮阳泽挥了挥手,示意小五子坐下。

  小五子抬头眨了眨眼,见濮阳泽不像是说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屋子中的众人。

  “大人您的身份不止是下来招揽人才的官差这么简单,草民虽然不知道您的衣裳料子是什么名堂,可您鞋面的料子却是用锦绣段子做的。纵观整个河头县,甚至是江淮城,乃至燕琴国,没有几家的公子会用这么名贵的缎子做鞋面。”

------题外话------

  明天开始蠢梅子进入pk阶段,下午一点开始走一波红包雨哈,上次没赶上的小天使们记得抢红包

  小天使们多多评论哈,也有XXB送哒

  

  (http://zhaotema.com/html/128/128285/138629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zhaotem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